河北涉县:一个民营企业家的艰难突围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河北涉县:一个民营企业家的艰难突围

        日前,国务院派出9个促进民间投资健康发展专项督查组分赴18个省(区、市),就当前民间投资增速不断下滑,中央支持非公经济发展的政策遭遇哪些落地慢、落地难、地方配套措施是否存在不同步、不到位等问题,开展了为期10天的实地督查追问。
  
\
(河北涉县人民政府)
 
        在此期间,我社接到了河北省邯郸市涉县鑫宝集团台村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杜富强的情况反映,称该公司因涉县人民政府“违法、违规”的拆迁补偿政策和多次失信行为而遭遇巨大经济损失。同时,该公司为了配合县政府的拆迁政策而再度投资引进的北京“首农基地泽宇庄园项目”被迫搁置,不仅投资打了水漂,而且随时可能面临承担法律风险的可能。自己为此不仅背负巨额债务,身体和精神也濒临崩溃状态。河北省也处于此次国务院督查组巡视范围之内,本社就杜富强所反映的上述情况,派记者到实地进行探访。
 
        第一次失信?企业遭遇8年“被停顿”期
 
        坐在杜富强面前,记者注意到他的一头白发,还有脸颊间的憔悴与沧桑,不曾想这位“大爷”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七零后。“我不光一头白发,还身患糖尿病、抑郁症和急性应激反应等疾病,究其原因都是这些年干工作压力大造成的。”尴尬过后,杜富强向我们讲述了他所遭遇的投资困境。

       杜富强系退伍军人,共产党员,2000年在涉县投资成立了台村采矿队南凹铁矿,经过几年的辛苦打拼,生意逐渐有了起色。2005年,国家电网龙山电厂(以下简称龙电)进驻涉县以后,因为修铁路专用线需压覆南凹铁矿,经涉县人民政府出面协调,杜富强最终以置换补偿的形式拿到了县办国有企业河北鑫宝集团台村矿业分公司(以下简称台村矿业)十五年的承包经营权。

\
(南凹铁矿与龙山电厂签署的补偿协议)
 
        记者在河北鑫宝冶金集团有限公司与杜富强签署的《委托经营合同》(以下简称合同)上看到,委托经营期限为15年,经营期限从2005年8月到2020年8月。杜富强称:“依照合同规定交纳了41万元的出让金后,我成为了台村矿业的法人代表,我对这次拆迁补偿很满意。”
 
\
(杜富强与县办企业河北鑫宝冶金集团签署的委托经营合同)
 
        事情本来是很平顺的,谁料一个小插曲让杜富强从此走向万劫不复之境。
 
        杜富强称:“在涉县政府与我协商补偿置换台村铁矿的时候,本来我是很满意的。可有两个事我事先不知情,签了《合同》之后才知道的。其一,台村矿原井道仍然在龙电铁路线压覆范围之内,需重新投资打井道,还得添加新设备;其二,台村矿业采矿证手续即将于2006年4月到期。”
 
        “如果事先知情,我是不会签署《合同》的,或者等县政府把这两点问题解决了之后我再签署《合同》!”杜富强如此强调。
 
        无奈,《合同》已经签署。

       更让杜富强始料未及的是,2005年12月,就在《合同》刚刚签署了4个月之后,河北省发布了小铁矿整合通知,停办采矿许可证。台村矿业亦在整合范围之内。

       2006年4月份采矿证到期,杜富强根据实际情况向涉县国土局请示之后,经邯郸市国土局批准,将台村矿业采矿证延期到2006年10月。后经杜富强与县里主要负责领导请示,经相关会议决定:允许台村矿业进行新井道施工,但不可以进行开采作业。

        2006年9月份杜富强按照县国土局指定地点,重投巨资打下两眼竖井,并添置了新设备。此后,由于台村矿业采矿权到期不能申办延续手续,所以进入了漫长的停顿期,这一等就是三年半时间。

       “这三年多时间,我背负着沉重的经济压力。”杜富强语气异常沉重。

       2010年6月,河北省小铁矿整合方案出台。杜富强按照县国土局的要求准备好所有的换证材料,并领取了储量占用证,就在最后一步准备领取采矿证的时候,突然被告知县里改主意了。

       “当时县里没有给我任何书面告知,手续就是办不下来。眼睁睁看着15年的承包期已经浪费了五六年了,如因为国家大政策,我没有任何意见!但是台村矿业属于国企,又因为是我置换补偿取得的15年经营权,此情况与普通私营小铁矿的确不能等量齐观,因此我认为没有理由不给我办理延续手续,否则还包给我干嘛使呀?就办证事宜被搁置的情况,我多次找县政府协商,但却一直无果。”

        杜富强继续道:“我认为采矿证延续办不下来的症结有可能如此,即2010年涉县政府准备让邯(郸)长(治)铁路改线,引发了两次群体性事件,导致拆迁失败。有证据表明时任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误认为我也参与了该事件,所以迁怒于我。其实我当时任台东村支部书记(2006年—2012年),又在经商,享受着国家给予我的利好政策,我不可能参与此类群体性事件,相反我当时做的最多的是配合政府领导做好维稳、拆迁等一系列工作,我这一身病跟当时的超负荷工作量也不无关系!”

       之后杜富强开始了每天奔波于为办理台村矿业延续手续的路上。“时间一晃又是3年多,这期间经济压力倍增,为跑手续花费巨大,不知道吃了多少次闭门羹,最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既然置换补偿协议不能正常履行,为什么不能给我协调别的补偿办法?涉县政府及有关官员对待我这样奉公守法的民企,还有一点点良知和起码的责任心吗?”谈及此处,杜富强无奈地摆了摆双手,继续道:“哎,屋漏偏逢连夜雨,本就处境艰难的我,办理同村矿业延续手续期间,还曾遭遇个别官员巨额索贿,并为此欠下不菲的高利贷”。
 
        2013年4月,台村矿业被涉县国土局告知,如果采矿证延期手续再不上报市局,换证资格将被取消。于是杜富强又一次向县政府反映,经过协调县政府同意给台村矿业办理采矿证延期手续,新任县主要领导签字表态同意,杜富强立即准备好完整的换证手续,准备尽快办理。谁知这个换证通知很快又被县政府收回。没有任何解释,就是不给办了。

       “这件事很蹊跷,一会儿同意给办,一会儿又不同意给办。到底是什么人在打压我的企业呢?”杜富强愤怒的质疑道。

       到2014年3月,台村矿业一直未开工,百感交集的杜富强无奈地看着矿井设备由于闲置而一天天的老化。
 
\
(建成还未使用的台村矿井道口铁架已经锈迹斑斑)
 
        就在此时,杜富强接到通知,邯长铁路扩能改造工程涉及台村矿业的办公楼以及压覆矿。杜富强认为“转运”的时候到了。
 
        杜富强称:“在得到第二次拆迁通知之后,我信心满怀的依据《2013年省政府专题会议纪要第26号》文件第七条7款‘对于邯长铁路扩能项目压覆矿补偿问题本着尊重历史、实事求是的原则,对300米以内压覆矿应给予补偿,并不再换发相应的采矿权证。铁路总公司同意将补偿费用纳入工程’之规定,要求县政府先赔偿我整个铁矿的损失之后再进行拆迁,因为台村矿业15年的经营权是我用南凹铁矿置换来的。”
 
        “经过多次协商,县政府始终没能与我达成赔偿协议。我不光把原来经营得红红火火的南凹铁矿搭进去了,置换的台村矿其实也是一个早已经被判了死刑的矿。而我不仅投资打井道,还添加了新设备,实际损失和跑延续手续带来的‘间接损失’太大了!几乎所有的朋友都说我被政府‘拆迁置换铁矿’的政策给忽悠了。”

       此时的杜富强显得很无奈,继续道:“作为一名党员,我始终坚信政府会给我的企业一个公道,但实际情况实在很让人失望!从置换台村矿业到现在,一直没能进行开采,工人们等着发工资养家糊口,我也有大批的银行贷款及私人高利贷要还,能不着急上火吗?。”压力重重之下,杜富强不得已委托北京兆亿律师事务所向涉县人民政府出具了律师函。

       涉县人民政府在收到杜富强的律师函之后,安排相关人员与其进行磋商。至此杜富强在投资未果,采矿权被终止的情况下,或将面临着二次拆迁补偿和投资。
 
        第二次失信?政府涉嫌“口头”承诺企业违规项目
 
        就在杜富强委托北京兆亿律师事务所向涉县人民政府出具了律师函之后,涉县人民政府于2014年4月,针对台村矿业被铁路总公司列入邯长铁路扩能改造工程拆迁范围一事,在县长会议室召开了专题会进行研究,并形成了《涉县人民政府领导议事纪要<2014>9号》文件。
 
        “在专题会上我提出了由我自筹资金对我矿区范围进行地质灾害治理,治理完毕后上一个综合农业项目,治理过程中出现零星矿石作为对我巨额治理费用及此前其他损失的补偿,听取了我的诉求后,汪涛县长、路正阳常务副县长、刘占水政法委书记又一次召开紧急会议,对我的诉求表示同意。但是汪涛县长以规避风险为由未在纪要上予以文字明确,只是给予口头承诺。”杜富强说着,向记者出示了《涉县人民政府领导议事纪要<2014>9号》文件以及能够证实上述说法的相关音视频材料。“该纪要中说我同意解除与河北鑫宝冶金集团签订的委托经营合同,这个我不认可,因为当时我为了应对县政府“口头承诺”有可能失信的危险,所以并未签订解除合同的相关协议。”
 
        记者查阅杜富强出示的《涉县人民政府领导议事纪要<2014>9号》文件,发现:纪要中确实标明杜富强所述,有同意解除与河北鑫宝冶金集团签订的委托经营合同的字样,但是给予杜富强补偿的任何细节,似乎都没有依照《2013年省政府专题会议纪要第26号》文件执行,只是对地表附着物的拆迁进行了记录。
 
        2014年4月底,台村矿业部分地表附着物得到了补偿之后,邯长铁路正式通车,而杜富强的命运却没如邯长铁路通车一般好转……
 
\
(邯长铁路已经开通2年了,而杜富强的赔偿却迟迟未能到位)
 
        确定二次拆迁补偿政策之后,杜富强在外债累累的情况下又一次向银行申请贷款并办理了各种手续。在符合规划的前提下,杜富强开始进行农业综合项目开发,并按国家有关规定报批和治理。县政府协助杜富强办理项目,申报和争取上级政策支持。杜富强依据政府会议纪要中项目扶持的精神,于2014年6月16日投资成立了河北泽宇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并与北京的一家企业签订了投资合作意向,在县政府和相关部门的支持下,实施启动了“河北泽宇农业开发有限公司首农基地泽宇庄园项目”。随后,在井店镇委、镇政府的帮助下,河北泽宇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开始征用部分项目用地。

       2015年3月8日,“河北泽宇农业开发有限公司首农基地泽宇庄园项目”在涉县人民政府一号楼多功能厅审议通过,并形成了《涉县城乡规划委员会2015年第一次全体会议审议通过》文件。2015年5月13日涉县发改局对“首农基地泽宇庄园项目”核发了《河北省固定资产项目(涉发改核字[2015]第6号)》核准证。

       就在一切都已经步入正轨,开始向利好的方向发展时,问题又出现了。

       “首农基地泽宇庄园项目”进入实际操作阶段之中,开始进行地质灾害治理。在治理过程中,塌陷区上部遗留有四个采石场,县国土局对此已了解调查。正当杜富强为邯长铁路压覆矿补偿迟迟未果,日夜期盼与焦虑的时候,因为零星矿石的出现,涉县国土局和环保局分别于2015年9月22日和24日,向河北泽宇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下发了《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

       记者问道:“您不知道项目当中零星矿石的利用涉及违法吗?”

       对此杜富强表示:“早在2014年8月,我就‘首农基地泽宇庄园项目’的治理开发问题向涉县国土局做了请示,县国土局在2014年8月12日给我的《回复》中明确表示,‘如涉及治理,则根据《地质灾害防治条例》和《矿山地质环境保护条例》的规定,坚持预防为主、防治结合,谁开发谁保护、谁破坏谁治理、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进行处理’。没想到收益没见到,等来的却是两张违法通知书。”说罢杜富强向记者出示了涉县国土局2014年8月《关于杜富强反映矿权后续有关问题答复》的函,一脸无奈继续道:“政府不给政策咱们肯定是不能干的,有政策、有文件、领导也点过头。但是他们又一次失信于我,我的生意已经做不下去了,我再也没有能力做任何的投资了,太难了……!”
 
\
(涉县国土局回复杜富强地质灾害治理意见)
 
        “这种情况的出现都是‘口头承诺’惹的祸,现如今单位之间相互推诿,倒霉的却是我们民营企业。”杜富强总结道。

       接到县国土局、环保局的通知之后,杜富强紧急向县委县政府递交了《请求》、《请求说明》、《河北泽宇农业开发有限公司首农基地泽宇庄园项目有关情况汇报》和《后果分析》等材料,同时向涉县铁路办提交了《问题反映》。但上述呼吁均未能得到任何回复,感觉事态严重的杜富强又多次找到县政府领导反映情况,久而久之,当年那个被认为有投资能力的私营企业家杜富强似乎已成为“不受欢迎的人”,常常被拒之某些机关的门外而诉求无门。此时的杜富强已经走到崩溃的边缘。

       截至发稿,“河北泽宇农业开发有限公司首农基地泽宇庄园项目”一直处在停顿状态。
 
         企业主窘境:负债累累,百病缠身
 
        在整个采访中,杜富强一直在不停地喝水,不断地流汗,而此时空调显示室内温度是20摄氏度。

       杜富强发现记者不断观察空调后苦笑道:“我不是怕热,因为我是严重的糖尿病患者,所以多饮、多尿,还很怕饿,因为糖尿病人吸收都不好。”

       沉默了一小会儿,杜富强调侃道:“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3岁不尿炕,80岁了还不尿炕,可是我今年刚刚45岁……”杜富强眼睛有些红润,气氛沉闷之余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这些年因为台村矿和农业项目的投资等,我通过银行贷款和亲朋好友四处筹借,已经背了几千万的债务了,压力所致,结果不知不觉地患上了糖尿病。起初我还不知道,只是偶尔尿急。有一次我开车出去办事,路过一家宾馆,突然尿急,还没等走进宾馆的卫生间,我就等不及了,央求宾馆的保安在大厅门口柱子的后面帮我挡着,可是还没等解开裤腰带,就……哎……,我一个堂堂七尺男儿,这种际遇我是怎么也接受不了的。之后我感觉不正常,到医院一检查才知道患上了严重的糖尿病。”

        与杜富强交流过后,已经是下午了,在杜富强三姐杜丽萍女士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了“首农基地泽宇庄园项目”地质灾害治理现场。

       天气还很热,现场却显得有些凄凉。施工设备早已经锈迹斑斑,被挖的千疮百孔的丘陵随时有坍塌的危险,大型的机械设备还停在半山腰。这景象与近在咫尺、热火朝天的龙山电厂形成了鲜明对比。
 
\
(近在咫尺的龙山电厂与停留在半山腰的大型工程用车形成了鲜明对比)
 
        记者在杜女士的陪同下,登过一座山,进入施工现场的腹地,来到了台村矿井道口。“这两个井道打完之后,一天也没有用过,投资了几百万,全都废了。”杜女士表示道。

        查看完现场,在下山的路上,杜女士一直照顾记者注意安全。

       到了山底,杜女士与记者攀谈起来,揭开了杜富强不愿意提及的另一面。“三儿(杜富强小名)从小就很要强,人还正直,我们一直以为他过得很好,原来一直忙也没太顾及他。”

       原来,在2015年12月3日,杜富强因为压覆矿补偿迟迟不能到位,投入巨资的农业综合项目又被突然终止的情况下,承受不了压力的杜老板突发“急性应激反应”心理疾病。意识不清的他当即被送往邯郸市人民医院紧急抢救。
说话间杜女士眼泪就下来了,“早上接到三儿家里的电话,我和我大姐,还有老二急忙赶到他家,进屋后他都不认识我们了。见三儿用头去撞墙,我大姐上前去扶他,他竟一拳把我大姐打骨折了(杜富强年轻时练过硬气功,入伍后又在武警服役,有过专业训练)。后来我们报警,警察来了帮我们把三儿往医院送,中途他情绪稳定之后,才换成我们的车把他送到医院,到了医院才知道三儿得了“急性应激反应”,更让我们家后怕的是我弟弟的糖尿病血糖当晚检查已经达到数值33,差一点引发酮症酸中毒,如抢救不过来我弟弟就没了……”
 
\
(杜富强的医疗诊断证明书)
 
        杜女士擦了下眼泪,“我当时怕弟弟疯了,我就劝他呀!三儿呀,你好好的,你听劝,姐姐就是走到天涯海角,也要给你讨个公道……”杜女士已经泣不成声。“我是一个癌症患者,见到此时的弟弟我怎么能放心!?我就怕三儿把自己的心装在那个小黑匣子里再也打不开了。”

        在杜富强卧床109天的日子里,杜女士不顾自己罹患癌症的身体,亲自找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达46次之多,并递交了《紧急求救书》,却始终没有结果。
 
        涉县政府冷回应:记者采访请随意
 
        带着河北鑫宝集团台村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河北泽宇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法人杜富强所反映的问题,记者一行来到了涉县人民政府。在吃了闭门羹之后,涉县政府办某工作人员甩出了一句“采不采访的你随意吧”,于是记者电话联系了涉县政府主要负责领导,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后涉县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才出来接待了记者。在说明采访来意后,宣传部主管外宣的王副部长表示会将记者所反映的问题上报相关领导,及时回复给记者。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了邯郸市政协副主席、时任涉县县委书记范保平,并将河北鑫宝集团台村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杜富强所反映的问题反馈给范副主席。

       范副主席回应称:“感谢媒体朋友对我们邯郸民营经济的关注与监督。就杜富强所述在我任职涉县期间打压他的企业,不给办理采矿权延续手续一事,我需要说明,不存在打压他的问题。我任职涉县时,先后出任过县长和县委书记之职,每天工作非常繁忙,根本无暇顾及他这点小事;其二,邯长铁路扩能改造工程方案早在2008年、2009年时就已经出来了,那时还有一些文件也具体提及邯长铁路的某些政策,所以到2010年时就不可能给杜富强办理采矿权延续手续了。  

       截至发稿前,本社尚未得到任何有关涉县人民政府的回复。
 
        专家说法:政府有义务引导和监管企业依法经营
 
        针对杜富强所述遭遇涉县人民政府“违法、违规”的拆迁补偿政策和多次失信行为,记者电话咨询了北京著名法律学者、信诚律师合作所主任朱毅,朱主任表示:《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早已经明确提出,在引导非公有制企业提高自身素质方面,要贯彻执行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允许的层面,依法经营,照章纳税。在规范非公有制企业经营管理行为,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同时,必须依法获得安全生产、环保、卫生、质量、土地使用、资源开采等方面的相应资格和许可。对此情况,涉县政府有义务引导和监管企业依法经营。

       杜富强对涉县政府的一再失信表示极其不理解:“他们既然早就知道台村矿是一个已经被判了死刑的铁矿,为什么不把这么关键的问题提前告知我?还假模假式地拿这个‘死矿’来搪塞我?还一度不断地承诺给我办理延续手续、让我继续无效投资?既然置换补偿协议不能正常履行,为什么不能给我协调别的补偿办法?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坑人骗人吗?涉县政府及有关官员对待我这样奉公守法的民企,还有一点点良知和起码的责任心吗?”

       采访结束,记者回到北京,杜富强给记者打来电话说:“因为我是党员,要顾全大局,所以我不能去上访。通过诉讼的方式费用巨大,肯定遥遥无期。没办法!现在我只能通过媒体的呼吁,以引起社会关注。如果其他企业家看到涉县如此恶劣的投资环境,他们谁还敢到涉县来投资呢?当然,我相信党和国家保护民营企业合法利益的政策,相关各级领导看到我的遭遇之后一定会为我说句公道话,我和我的家人期待早日脱离这种生不如死的境遇!”

       目前杜富强本人负债累累,有家难回。他表示,要不惜一切代价,继续通过各种合法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法定权益。

       对于涉县这起民营企业家维权事件,本社将持续关注。
 
《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