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抢现金,是为了配合“警方”办案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大学生抢现金,是为了配合“警方”办案

        一名就读上海某名校的大二学生公然在上海闹市街头抢夺现金。落网后,他竟然对侦查员说他是在配合北京警方完成一项秘密任务,惊得侦查员一时说不出话来……案情大白后,又让所有人惊得无法解释。这到底是一起什么离奇的案件呢?
                 
文图/杨柳
 
        寻找“双肩包男子”
 
        上海市杨浦区五角场环岛商圈是上海市重要的城市新地标。2015年7月24日傍晚时分,许小姐走进地处翔殷路上的农业银行五角场支行ATM机房内取了2万元现金,放入随身携带的拎包内,拐进了一旁的国庠路。突然,一名20多岁的男子从她左边冲上来,抢走了她手中的拎包,很快就消失在人流中。

       接到许小姐报案后,上海市杨浦公安分局刑侦支队立即会同五角场环岛治安派出所组成专案组展开侦查。许小姐告诉侦查员,歹徒上身穿白色T恤衫,下身穿黑色裤子,肩背一个双肩包(以下简称“双肩包男子”)。

       “双肩包男子”的抢夺时间仅几秒钟,可能没有引起路人的注意,侦查员没有找到现场目击者。好在街头的监控录像清晰、完整地录下了抢夺全过程,侦查员很快在监控画面里找到了“双肩包男子”的身影。经许小姐辨认,确定此人就是抢夺她钱款的歹徒。

      据监控画面显示,案发前5分钟,“双肩包男子”边接听电话,边在农业银行五角场支行门口不远处徘徊,双眼紧盯着进出银行的人员。3分钟后,他飞快地穿过银行门前的广场,径直奔向刚从银行ATM机房取款出来的许小姐。接下来,“双肩包男子”的举动让侦查员有点儿看不懂了。只见他奔到许小姐后面时,居然毫无顾忌地把头朝许小姐前面凑近,似乎是在窥探许小姐拎包里的钱款。

      侦查员很纳闷儿:这个“双肩包男子”的举动实在太明目张胆,居然对作案动作没有一点儿掩饰。如果此时许小姐的脚步稍有停顿,他们两人就会撞个满怀。如此莽撞地作案,显然不符合抢夺作案的犯罪心理。而他不停地接听着的电话,又是谁打给他的呢?

     在查看了大量的街头监控录像后,侦查员排查出了一条重要线索:7月24日下午3点半,“双肩包男子”已经游荡在案发现场附近。

     根据监控录像提供的线索,侦查员一路追踪到军工路上的一所大学,锁定一栋学生公寓楼。经过一整夜缜密侦查,侦查员确认住在五楼某寝室的大二学生陈桦有嫌疑。7月25日下午1点半,侦查员在陈桦的寝室内将其控制,当场查获他抢许小姐的那个拎包以及作案时他穿的白色T恤衫、黑色长裤和黑色双肩包。
 
       劫匪与“警方”的秘密
 
       人赃俱在,侦查员当用手铐铐住了陈桦的双手。谁知,就在这一瞬间,陈桦口中猛地迸出一番话:“警察,你们为什么要抓我?是你们叫我去抢的呀!我是配合你们在执行你们给我下达的任务啊!”

        陈桦的话把侦查员给“震”住了:“什么?是我们叫你去抢许小姐拎包的?难道我们警察是这起抢夺案的共犯?”

       “你说是警察叫你去抢钱的,那么你告诉我们,是哪个警察叫你去抢钱的?又是为什么叫你去抢的?抢来的2万元钱现在又在哪里?”负责承办此案的朱警官是一位有着多年办案经验的老侦查员,他问陈桦。

        陈桦理直气壮地回答:“我承认,那天下午我是抢了那个小姐2万元钱。可是,我不能告诉你们我为什么要去抢钱和钱又汇到哪里去了,这是一个不能对任何人说的重大秘密。”

     陈桦守口如瓶的“重大秘密”究竟是什么?最终,在朱警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感化教育下,并且承诺替他保守“秘密”之后,陈桦开口了。原来,促使其在光天化日之下抢许小姐钱款的“动力”,只是来自于一个电话。

      7月24日中午,陈桦躺在寝室床上玩手机时接到一个电话:“你好!是陈桦吗?我是上海邮政,你有一封北京朝阳区寄来的银行贷款挂号邮件一直没有签收领取,请尽快前来领取。”

       听到对方这么一说,陈桦感到莫名其妙,自己从未去过北京,怎么会有北京寄来的银行贷款邮件啊?他当即在电话里予以否定。谁知,对方认真地告诉他:“陈桦先生,如果你真的没有在北京的银行办理过贷款,那么,就是你的身份信息被犯罪分子盗用了,我们建议你立即向北京警方报案。”于是,电话那端的“上海邮政”工作人员迅速把电话转到了北京“朝阳区公安局”,一位自称姓李的“警察”接听了陈桦的报案电话。

       “李警官”在电话中严肃地对陈桦说:“根据我们的侦查,发现你涉嫌把自己的银行账户出卖给一个金融犯罪集团头目从事犯罪活动,现在你必须主动向朝阳区公安局投案自首,争取从宽处理。否则,我们就会立即派人到上海对你实施逮捕。”

      听完这番话,陈桦顿时全身颤抖,解释道:“李警官,我是一个在校大学生,没有把银行账户出卖给坏人过呀!”
“李警官”说:“按照公安局的办案流程,我现在先在电话里对你做一份笔录。如果你确实没有出卖银行账户,就必须向警方提供能证明你清白的证据。”

       陈桦懵住了:“李警官,我到哪里去找证据啊?”经过一番哀求,最终,“李警官”告诉陈桦,经请示领导同意,决定让他先支付1.2万元保证金后再说。“李警官”当即就给了陈桦一个银行的安全账户,要求他当天必须把这笔钱汇出,否则,就会立即对他实施抓捕。同时,“李警官”还告诫陈桦,此事涉及警方的办案机密,不得向任何人泄露。
1.2万元,对陈桦这个来自于云南贫困地区的在校大学生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走投无路的陈桦只得以上辅导班为名向家人要钱。陈桦的父亲是一所乡村学校的代课教师,他咬着牙把家里仅存的2000元钱加上向村里的邻居、亲戚东凑西借而来的1000元迅速汇给了陈桦。

       收到父亲汇来的3000元钱,加上自己的400元零用钱,陈桦赶到农业银行五角场支行,把3400元钱汇入了“李警官”提供的安全账户内,并给“李警官”说:“李警官,我已经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汇给你了,实在拿不出更多的钱了。”
不管陈桦怎么哀求,“李警官”一口咬定1.2万元保证金一分都不能少。过了一会儿,“李警官”突然转口说道:“我刚才从指挥中心得到一个重要情报,现在有一个跨国金融犯罪集团的女同伙正在你刚才汇钱的银行里提取赃款,你马上去把她取出来的赃款抢过来。这是给你的一个立功赎罪的好机会,只要你把这个犯罪女同伙手中的赃款抢过来,然后汇给我上交国库,那笔保证金就可以替你免掉。”接着,“李警官”把那个跨国金融犯罪集团女同伙的体貌特征告诉了陈桦。

        在“李警官”再三催促下,陈桦按照他在电话中的指引,围着农业银行五角场支行的ATM机房转了一圈,果然在最里面的一间看到一个外貌特征与“李警官”说得很相似的年轻女子。于是,当许小姐走出银行时,陈桦毫不犹豫地朝她冲了过去……
 
       匪夷所思的作案动机
 
        朱警官听完陈桦的交代,按照陈桦手机上的来电记录,拨通了那个区号为010的北京“朝阳区公安局”的固定电话。对方很不耐烦地说:“你打错了,我这里是上海的电话。”不等朱警官再追问,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毫无疑问,这个区号为010的电话号是实施电信诈骗的号码。据相关记录显示,7月24日案发这天,这个电话号与陈桦的手机通话次数达22次,总时长288分钟,近5个小时。

       随着调查的深入,朱警官得知,其实,早在2015年4月底,陈桦就遭受过一次电信诈骗。当时,他接到一条北京“法院”发来的短信,告知其在淘宝网购物时没有付款,现在淘宝网已经将其告到法院。他按照短信上留下的电话打过去询问,一名“法官”对他说,因为其恶意透支,法院判决后会立即到上海拘捕他,除非他把6000元欠款付清。
陈桦被吓懵了,当即就向同学借了4000多元,加上自己的生活费,汇到了北京“法院”指定的“安全账户”上。之后,他再也联系不上那个“法官”了。直到后来当他看到贴在学校寝室楼宣传栏里的防范电信诈骗海报,又去网上查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既然有了前车之鉴,那么,陈桦为何会再次重蹈覆辙呢?朱警官问他:“知道自己受骗,为什么不报警?也没有和班里的同学说起过吗?”

       陈桦说:“我这个人性格比较内向,又很爱面子,被骗后怕别人笑话,所以没有告诉任何人。”

     朱警官问他:“这么说,你应当知道这次又遇到电信诈骗了,可怎么又会再次上当?”

     陈桦解释道:“当我听到骗子说‘国际金融犯罪集团’、‘便衣警察’什么的,说得都像真的一样,我心里很害怕,于是就不知不觉地按照他们说的做了。”

     案情调查到这里,一切总算真相大白。陈桦抢夺了许小姐的拎包逃回学校后,包内的2万元现金除了支付100元出租车费、留下300元做生活费,余下的19600元,他当晚就在学校的ATM机上汇到了“李警官”提供的安全账户上。随后,他把许小姐的那个拎包藏入寝室衣橱后面。

     在陈桦被警方抓获后没几天,其父亲就焦急地赶到了上海。他告诉朱警官,儿子是他们全家的骄傲,从小学到高中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虽然家境贫困,但他们节衣缩食助其上学,就连陈桦到上海读大学的学费也是向银行办的助学贷款。他想不到,这么一个优秀的儿子,如今竟然沦为抢夺嫌犯。此时,这位纯朴的乡村老教师悲愤得欲哭无泪。

     一名年轻大学生,居然上演了一幕荒唐不堪的闹剧。承办此案的朱警官痛惜地问陈桦:“你想想看,警察怎么会让你去借高利贷?警察怎么会让你到闹市街头去抢钱?”面对如此简单的是与非、黑与白的常识性问题,陈桦始终耷拉着脑袋,沉默无语,面无表情的脸上一片迷茫。

     目前,为彻底打掉假冒“北京朝阳警方”对陈桦实施电信诈骗的犯罪团伙,警方正对此案进行深入侦查。考虑到陈桦的认罪态度和将来的前途,警方对他作出了取保候审的决定。(文中犯罪嫌疑人陈桦系化名)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5月上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