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与生活借鉴瑞典交通 - 文化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法律与生活借鉴瑞典交通

法律与生活借鉴瑞典交通

在全世界的街道上,每年有超过100万人失去生命。交通事故比战争造成的死亡人数还要高。《法律与生活》以瑞典改建交通网,调整法律、政府工作、对待交通的态度等各个方面以“零”愿景为我们指出了一条出路:将来,不会再有人死于车祸。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2015年世界范围内街道交通致死人数超过140万,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和门槛国家;约一半遇难者是行人、自行车或摩托车手。

这样的死亡规模让人很难想象。这就好像每年都有一个像慕尼黑这样规模的大城市的居民一个个死去,直到最后一个居民。交通事故比埃博拉病毒、疟疾和恐怖主义的致死人数更多:它甚至比地中海所有遇难船只和所有战争的致死人数总和还要多得多。

而将来,这一数据可能还会上升,因为全球中产阶级数量正在不断增加,汽车需求量也在不断上涨。世界卫生组织预计,未来15年内每年至少有180万人在街道交通中丧命。得有人阻止这场可怕的顽疾,但是该怎样做呢?

瑞典交通伤亡“零”愿景

有一个国家为我们做出了榜样。几年来,瑞典施行了全世界最强硬的交通政策。1997年瑞典议会以绝大多数通过决议,将来不允许再出现交通死亡,即所谓的“零”愿景:最晚到2050年,实现不再有人在开车、骑自行车或步行穿过马路时死亡或受重伤的目标。

自瑞典改建了交通网,并调整了法律、政府工作、对待交通的态度等各个方面。现在,瑞典的街道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街道之一。交通伤亡事件仍然存在,但是比以往更少。“目前我们平均每年每10万居民中有2.8个交通事故遇难者。”48岁的交通专家马茨阿克·贝林说。在德国,这个数字超过4,意大利约为20,尼日利亚接近35。“我们走上了正确的道路。”贝林说。

目前,挪威、芬兰和丹麦已经借鉴了“零”愿景的部分内容。纽约市长白思豪在上任后很快开始在纽约实行自己的“零”愿景计划,洛杉矶、旧金山和西雅图等城市也紧随其后,其他美国城市也正在筹划中。

傻瓜式交通理念

在斯德哥尔摩西北部城市博朗厄,贝林在一辆租来的汽车上带领我们探索这个城市,讲解瑞典策略的秘密。“在交通安全主题上,”他说,“健康的人类理性无处寻觅。我们的工作以研究和数据为基础,这常常会导致出现违背我们直觉的结果。”

比如说,将交通安全的知识教给孩子是个错误。在他们13岁前,安全教育根本没用。在瑞典学生必须参加很多安全训练,但是每年仍有超过100名儿童在街上丧命。现在,在“零”愿景的框架下,所有交通知识都被废除,但自那以后交通事故致死的孩子数量反而被控制在了一位数。

法律与生活借鉴瑞典交通

听起来矛盾而疯狂

在传统交通中,交通安全责任由每个交通参与个体承担。他需要参加培训,了解规则,接受惩罚;如果发生了什么,他就得承担所有罪责。“零”愿景则遵循一套完全不同的理念:必须对安全负责的并不是交通参与者,而是交通体系本身。

换句话说:因为每个年龄段的人们都有素质高低的人,都无法拥有足够理智的交通行为,所以交通体系要设计成完全的傻瓜式。对交通安全负责的不再是单个的道路交通使用者,而是筑路人和交通设计者。在一个安全的城市中,孩子们根本不会和汽车交通发生冲突,例如一道不可逾越的栅栏会将他们和危险的街道隔离开来。

限制车速

时速50公里的汽车撞倒的人,致死率为80%。但是如果时速仅为30公里,行人的存活率就能超过90%。人体对暴力的承受程度是有限的。而在瑞典交通规划员的考量中,这起着关键作用。撞车并不令人担心,问题是受伤的严重程度,致死的交通事故并不是不可避免的灾祸,而是可以避免的设计错误。

在一条普通地方公路上,车行道的中间设置有一道栅栏,和高速公路中间的绿化带相似,用来避免汽车陷入迎面车流。在瑞典,很多车流量大的乡间公路都被装备成了这样。和无栅栏公路相比,这种措施大大改善了安全度。死亡人数减少了90%。

一场大规模死亡正在发生,然而还没有人对此做出应对,甚至很少有人感觉到它的存在。它每天都在发生,而且遍布世界各地。每份报纸都会对此进行报道,大多以短新闻的形式,读者看到后大多耸耸肩。“高速公路发生汽车相撞事故:3人死亡。”“22岁司机撞上树。”“两车正面相撞,两人死亡。”在德国街道上,每年都有很多孩子甚至整个家庭死于车祸。《法律与生活》以借鉴国外对于交通事故的举措来唤醒我们对于交通伤亡的思考。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