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赖”法庭上哭穷 被当场搜出30张银行卡 - 热点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女“老赖”法庭上哭穷 被当场搜出30张银行卡

昨日,江北区法院发布老赖执行情况,并正告老赖们,2016年法院将新增九大手段惩治。读者调侃,这是对付这些渣渣老赖们的酷刑!老赖的末日来临!失信者,寸步难行!此外,遇到老赖不还钱的,当事人可直接向法院提起刑事诉讼(即自诉),追究其刑责。

江北区法院副院长朱德华介绍,两年来累计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7158人次,在报纸、商圈LED、江北区官方微信平台、市高院公众服务网、江北区法院门户网站、社区张贴栏发布失信名单5000余人次。累计发出限制高消费、限制出入境决定书130余份,实际拘留152人,移送公安机关拟追究拒执犯罪3件。

江北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吉志介绍,之前,法院借力观音桥大融城上的LED平台曝光老赖,取得了很好效果。5月1日,法院将在观音桥启用亚洲最大的LED显示平台曝光老赖,方圆5公里都能看到老赖相关信息,让他们颜面扫地。

以前,法院对老赖采取的措施有水陆空限制老赖出行、禁止高消费、办理信用贷款、老赖的子女不允许上重点私立学校、限制老赖炒股、买房、出境等。今后,法院将有更多手段来压缩老赖生存空间。

据了解,这9种新的惩罚方式将在全市推广应用。

查封冻结 支付宝账户

支付宝、移动支付、微信支付等网络虚拟交易账户中的资金,也属于法院可执行的被执行人财产范围。如果成了老赖,以后网上订旅游住房、买保险、租房、相亲等等,都会受限。

惩罚

老赖财产 网上冻结划扣

2016年2月起,法院和金融机构通过网络方式发送电子法律文书,接收金融机构查询、冻结、划扣、处置等的结果数据和电子回执。今后,执行法官足不出户,鼠标一点就能对被执行人在全国4000多家银行业金融机构的金融财产查得到、冻得住、扣得了。老赖们,以后你的钱存在哪家银行都不安全!

惩罚

老赖名单 同步芝麻信用

最高人民法院与芝麻信用签署对失信被执行人信用惩戒合作备忘录。芝麻信用会同淘宝、天猫、神州租车、趣分期等各应用平台,在消费金融、蚂蚁小贷、信用卡、P2P、酒店、租房、租车等场景,通过网络等渠道,全面限制失信被执行人。失信被执行人申请贷款、融资,通过淘宝或天猫平台购买机票、列车软卧、保险理财产品及非经营必需车辆、旅游、度假产品等,预订三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在互联网的奢侈品交易等高消费行为,均受到限制。

惩罚

养老金 可直接划扣

被执行人应得的养老金应当视为被执行人在第三人处的固定收入,属于其责任财产的范围,依照《民事诉讼法》,法院有权冻结、直接划扣。在冻结、划扣前,应当预留被执行人及其所抚养家属必需的生活费用。

惩罚

有期徒刑 最高可判7年

2015年11月起,《刑法修正案(九)》正式施行: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惩罚

唯一住房也可拍卖

比如说,被执行人50岁,其子25岁且有房产,即便被执行人只有一套房屋,也可以被执行拍卖;被执行人名下只有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屋,申请执行人可以按照一般的租房标准,为被执行人提供一套小面积房屋,用于维持其生活必需,那么被执行人名下这套100平方米的房屋就可以被执行;申请执行人按照当地平均租房价格,为被执行人提供5到8年的租房费用,则被执行人名下这套100平方米的房屋也可以被执行。

惩罚

微信发布 老赖照片信息

法院将借助微信平台发布老赖的照片和信息进行扩散。江北区法院已经小试牛刀取得很好效果。

目前,江北区法院借助江北区官方微信发布平台已发布老赖信息7期,共计50余条。经微信朋友圈大量转发,已经有部分老赖碍于面子主动履行了案款。

惩罚

社区张贴栏 曝光老赖

以前,哪些是老赖,可能只有当事人、法官知晓。今后,法院将针对邻里、婚姻家庭、不动产及物业纠纷,在社区张贴栏曝光老赖,让老赖们在邻居眼神下生活,让其颜面扫地,面子尽失。

惩罚

通报信用 限制招投标

法院将针对老赖的情况及时通报并发出司法建议。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向政府相关部门、金融监管机构、事业单位及行业协会等通报,在政府采购、招投标、行政审批、政府扶持、融资贷款、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对失信被执行人予以信用惩戒。限制失信人员晋升职务、评优评先等。

女老赖随身揣30张银行卡到法院哭穷

江北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吉志说,老赖们耍赖行径五花八门。前不久,他们就遇到了一个揣着一摞银行卡到法院哭穷的女老赖。

今年50多岁的杨某曾和丈夫开了公司,在经营过程中,杨某以个人名义欠下供货商朱某6万余元的货款。

朱某多次催要未果,将杨某告到江北区法院,官司赢了,但杨某还是不给钱。朱某申请强制执行,法官多次通知杨某到法院配合,杨某均不予回应。后来,当得知可能被司法拘留时,杨某主动向执行法官表示,她愿意每个月还3000元。但一个月后,朱某告诉法官,杨某根本没有兑现承诺。

江北区法院执行局依法启动了强制执行程序。今年3月,法院查询到,杨某名下已没房产、汽车。以杨某名义开户的银行卡,也仅有3张,两张是空卡,基本没钱,另一张卡余额仅剩下3000多元。法院依法将这张卡上的钱进行冻结。

不久,杨某给法官打电话,称那是她领退休工资的卡,是惟一的生活来源,希望解冻。

法官正告杨某,必须到法院说明情况,法院核实清楚后才可能解冻。前几天,杨某一大早就穿着睡衣、背着书包来到江北区法院执行局。一来,就睡到沙发上,声称有心脏病等多种病,要吃饭,要看病。

法官问杨某还有没有其他银行账户,杨某称没有。不过,杨某外貌显示其过得很滋润,不像体弱多病。执行法官决定对杨某宣布进行司法搜查,法警当场从杨某书包里搜出约30张银行卡,还有高级会所的会员卡等。杨某傻眼了,承认说假话。

经过执行法官批评教育,杨某承认,这些卡是以她女儿名义办的,但实际上是她在使用这些银行卡。当得知有可能被司法拘留时,杨某当场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兑现拖了一年多的6万多元欠款。

本组稿件 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冉文 记者 唐中明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