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左右中国“光棍危机”将开始爆发 - 热点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2017年左右中国“光棍危机”将开始爆发

[摘要]中国因为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比台湾、韩国面临的情况更加严峻,台湾、韩国主要是经济、文化导致的生育率下降,我们是长期实行计划生育导致的,今后很难提升。

【编者按】“如果只生一个孩子,全世界所有种族的男人都是偏男孩的。官方迫使我们计划生育,而不是儒家文化。中国传统,儿女双全是最好的。”日前,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员易富贤做客弘道书院,解读儒家文化圈为何会陷入低生育陷阱。易富贤认为中国人口性别比失衡并非源于儒家文化,而是计划生育导致的选择。2017年左右,中国的 “光棍危机”将开始爆发。以下为部分演讲实录:

 

易富贤:2017年左右中国“光棍危机”将开始爆发

 

中华文化圈的生育率是全世界最低的

易富贤:生育率是指平均每个妇女一生中生育孩子的数量。以2010年人口普查为例,生育率是1.18。一般来说,平均每个妇女生两个孩子,人口不增不减。正常性别比是104:100,西方国家大概有2%的孩子会在生育之前死亡,所以发达国家大概需要平均每个妇女生2.1个孩子,才能保证人口不增不减。中国的婴儿死亡率是发达国家的几倍,出生性别比是120:100,所以我们需要生2.3个孩子才能够保持人口不增不减。而且中国目前有1/8的家庭已经生不了孩子,主流家庭需要生3个孩子才能够保持人口不变。

随着经济、文化的发展,生育率会自发下降,但我们下降的速度远远超出其他国家。阿拉伯国家现在还生3个以上的孩子,拉美国家是2.1个,印度——60年代跟我们一样,也是6个孩子——现在生2.3个。台湾和韩国在60年代初期也是生6个孩子,但之后生育率就开始下降了。2001年—2013年,台湾平均生1.14个,韩国生1.2个。日本的生育率在上世纪40、50年代就开始下降了,以前也是五六个孩子,现在生育率在1.4左右。美国的生育率下降相对缓慢,目前是1.8—1.9。从整个世界来看,中华文化圈的生育率是最低的。2013年,阿拉伯国家生育率为2.3,拉美2.1,美国1.89,欧盟1.58,而台湾只是1.07,香港是1.12,新加坡1.15,韩国1.19,日本1.43。日本用了20年时间鼓励生育,从1.3上升到了1.43。

将来华人在新加坡可能会成为少数民族

在其他国家内部,华人生育率也是最低的。比如马来西亚,1987年马来人生4.5个孩子,华人只生2.25个。2010年,马来人生2.8个,华人只生1.8个。以前华人占马来总人口的40%,现在只剩25%,如果生育率继续下降,华人今后可能会是5%以下。新加坡目前是华人占70%。1990年马来人生2.19个孩子,华人只生1.65个。2010年,马来人生1.65个,华人只生1.02个。虽然目前华人占多数,如果这种情况继续延续几十年,华人也会成为新加坡的少数民族。在美国,白人是生1.8个孩子,拉美族裔生2.3个,黑人是2.0个,华人只有1.3个。我们是最不愿意生孩子的。

90年代中国就应该确定废止计划生育

中国生育率在80年代还有2.3-2.4。90年代以后,生育率跳跃性下降,从1995年1.5到2000年的1.2再到2010年的1.18。1990年之后就应该确定废止计划生育,但人口学界说,发达国家还生1.6个孩子,我们普遍只生1.2个孩子?不可能。他们没有考虑到生育率的下降。1990年以来的生育率跳跃性下降,奠定了现在经济下行和今后长期衰退的基础。

另一方面适龄妇女的数量也在下降。2/3的小孩是20-29岁的妇女所生,这个年龄段的妇女在2011年为1.15亿,到2024年将只剩下六千多万。我们的人口即将出现负增长,而且随着老年人口的增加,死亡人口将逐渐增多。即便全面放开二孩,人口大概也会在2023年达到顶峰,人口最终也是14亿左右,不可能达到他们以前预测的15亿、16亿。

古代中华文明是最有生命力的文化。1820年,中国人口占全球的37%,经济也占全球的33%。近代以来,发达国家人口开始快速增加,美国建国初期人口为250万,现在已经是3亿多。从1820年到1950年,我们的人口只是稍微有所增加,从3.81亿到5.51亿,但是占全球人口的比例从33%下降为22%。1950年—1980年,我们的人口与世界同步,没增加也没减少。但1973年实行计划生育,1980年实行一胎化,导致中国人口占世界比例不断下降,现在只占全球的18%左右,每年出生人口只占全球的11%。也就是说即便我们停止计划生育、鼓励生育,到2050年也会变成11亿,到2080年变成8亿。以前我们是占世界人口37%的大民族,最后只占5%-10%。

易富贤:2017年左右中国“光棍危机”将开始爆发

中国历史上宣传计划生育

今后能够跟美国经济形成竞争的将是印度而不是中国

生育文化的衰落还将导致人口结构的老化。这对经济、社会的危险何在?一般来说,劳动力数量达到顶点之前,经济会出现衰退。比如日本在1997年劳动力达到顶点,1992年经济出现衰退。欧盟2011年劳动力达到顶点,经济在2008年出现衰退。中国是2015年劳动力达到顶峰,而经济也在2012年开始衰退。今后中国劳动力的下降速度要比当年的日本、欧洲还要快。所以中国今后的人口危机比日本还要严重,现在的经济下行只是一个序幕,以后经济会继续下行。而美国的劳动力将增加到2091年,印度增加到2053年,经济前景还是不错的。

目前中国经济正处于复苏的上升阶段,但占全球比例会不断下降,估计到2028年左右达到17.5%,远远低于清朝1820年的水平,清朝曾达到全球的33%。日本1994年经济占全球比例是17%,但随着长期的低生育率,目前只有6%,今后还会继续下降。今后能够跟美国经济形成竞争的,将是印度而不是中国。低生育率对我们的经济、综合国力是很大的破坏。

香港的衰落是长期的低生育率导致的

劳动力是经济的活力,老人是经济的阻力。1946—1973年,日本经济保持9%的速度增长,但1975年,劳动力跟老人之比低于7.5后,经济增速也下降到4%左右。1975年到1991年,年均增长是4%。1992年之后,劳动力跟老人比发生变化,1992—2013年,经济只增长了0.8%。

中国目前经济比美国增长速度要高,是因为劳动力跟老人比高于美国。但是2035年,我们的劳动力跟老人之比开始低于美国,经济增速也会低于美国。1978年-2011年,中国经济保持10%的增长。2011年开始,我们的劳动力跟老人比开始低于7.5,经济也从过去9%的高速增长慢慢回到4%。

台湾、香港由于长期低生育,经济活力比中国大陆还要差。1994年台湾经济总量是中国大陆的45%,2015年只是大陆的4%左右。1994年,香港经济相当于大陆的24%,但现在只有2%-3%。现在香港很多人说回归导致香港经济衰退,抗议中国大政府。事实上这是表面现象,香港衰退主要是因其长期的低生育率。香港的生育率在1987年就只有1.3,1997年1.1。长期的低生育率导致了香港现在跟今后长期的衰落。

2017年中国将爆发“光棍危机”

2006年—2014年,中国出现“剩女现象”。因为在80年代后期中国出现了出生高峰,1990年出生的人口比1988年的要多。2010年,24-28岁、22-26岁的男性是多于同年龄段女性的,但是由于女性结婚年龄小两岁,时间差导致22-26岁的女性比24-28岁的男性多一些,导致中国数千年来首次出现了“剩女现象”,很多女孩担心嫁不出去。事实上,你们不用担心,2015年之后你们的好日子就来了,男孩子的话,该出手就出手。2012年,很多男性不着急,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到2017年,情况就会发生急剧转变,爆发“光棍危机”。

性别比是不是因为儒家文化重男轻女?这是对我们文化的一种污蔑。美国的一个调查机构从1941年到2011年进行了十次调查,如果只能有一个孩子,选择生男孩还是生女孩?70年过去了,美国偏男孩的观点没有改变。尤其是男性,18-49岁的男性,50%希望生男孩19%希望生女孩。如果只生一个孩子,全世界所有种族的男人都是偏男孩的。官方迫使我们计划生育,而不是儒家文化。中国传统,儿女双全是最好的。如果只一个孩子的话,男性在古代的生存条件下,生存能力强一些。如果有两个孩子的话,是生存和繁衍的问题,最好儿女双全。

汉族跟藏族只能生一个孩子,2000—2010年汉族、藏族的人口性别比都是120:100,选都是男孩。藏族曾经可以生两个孩子,农村没有限制。83%的藏族是农牧人,只要想生就可以一直生下去,性别比很正常,103:105,跟发达国家一样。维吾尔族跟新疆其他的少数民族,农牧人可以生三个孩子,城市居民只能生两个孩子。维族的性别比也是正常的。是不是伊斯兰教对性别比没有选择?不是,新疆的维族跟乌兹别克族,信仰、文化一样,但维族有83%是农民,可以生三个孩子,没必要选性别,乌兹别克族68%在城市,只能生两个孩子,所以也选着生,性别比有112,维族只有104。从这个情况看,性别比失衡因为计划生育限制,尤其是一胎化,并不是因为文化差异。

 

易富贤:2017年左右中国“光棍危机”将开始爆发

 

没有超生的话中国经济会更早出现衰退

计划生育还导致老年化,以前是十多个劳动力养一个老人,老人很舒服。2010年是7.6个劳动力对应1个65岁以上的老人,不仅只有城市的四千万的少数社保,还有八九亿劳动力,所以城市50多岁的女性可以退休,高兴地跳广场舞。到2030年,中国劳动力跟老人比是3.3,2050年是1.7,那个时候美国还是2.5。英国以前女性退休年龄是60岁,男性是65岁,后面由于老年化,女性退休年龄也推迟到65岁,并且今后会一起推迟到69岁。目测目前的二三十岁人口,至少70岁以上才能退休。我们的人口结构问题比英国还要严重,在座各位根本不要指望在那时候退休,活到老、学到老、工作到老的革命理想要一直继续下去。

女人是计划生育和老年化最大的受害者。女孩12岁初潮,51岁绝经,经期是5天,周期是28天,一辈子刚好有7年在痛苦中度过,所以老天也是公平的,就寿命而言,发达国家的男性是73岁,女性是80岁。《周易》里年轻男性地位高,但男人寿命短,平均起来,男女是平等的。男人寿命短,一辈子跟老婆一起生活,女人是前半辈子随夫,后半辈子随子。女性虽然长寿,但发病率高,对孩子的依赖更大,所以多子多福主要是母亲的福。计划生育却让你断子绝孙。

1980年中国开始实施一胎化,经济现在才开始出现危机,为什么?以2010年人口普查为例,如果1980年大家都不超生,经济早就衰退了。80年代,中华文化在农村还有残留,残留的生育文化对目前的经济活力起了很大作用,如果都像北京、上海不超生,经济早就出现危机了。

从人口结构看中国的区域经济,东北生育文化最弱,只生0.7个孩子,西南地区,目前的广西是生1.8个。也就是说,西部保留传统生育文化比较广,越往西部生育率越高。越往南方、西南地区,儒家学说的影响越大,尤其是两广、福建、江西地区生育率最高。从这个角度看,传统生育文化有残留的地区,祠堂多的地方,生育率肯定更高,经济的潜力更大。自唐朝以来,中国经济中心一直往东南方向转移,但是自2006年开始,经济中心开始往西南转移,其中一个原因是人口。

婚姻制是人类最伟大的女权运动

远古时代知母不知父,所以男的没有养小孩的动力,男人物质再生产的能力比女性更强,光靠母亲养又养不活,人口增加非常缓慢。农牧时代建立了婚姻制,婚姻制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也是最伟大的女权运动,为什么?以前妇女养孩子是靠自己,婚姻制将男人“绑架”,女人可以分享男性的物质产权,男的获得小孩的产权,努力地养孩子,“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经济学上说父母对子女是利他主义,婚姻制保证男性的利他主义有发挥的目标。子女对父母是利己主义大于利他主义的,所以中国通过孝文化抑制了子女的利己主义将父母的生养、死葬以及死后的祭祀都托付给小孩。父母对小孩的无私投入,通过孝文化的反馈,有一定的回报,养小孩有动力。

传统家庭模式中,孩子对于父亲主要是精神上的回报,比如尊严,母亲主要是物质上的回报。父亲在古代寿命只有三四十岁,很少依靠小孩养老,所以孩子随父姓是合理的。父母对小孩无私的贡献,导致财富在代际之间不断积累,文明之火越来越昌盛,人口生生不息。

中国人口为什么在世界上最多?安史之乱时,西藏的吐蕃族是800万,唐朝人口也就1700万左右,西藏人口约为汉族的一半。但现在汉族有13亿人口,藏族只有600万,为什么?因为生育动机不一样,他们说生命在于轮回,对孩子没有很强的动机。基督教认为我死后上天堂,小孩是我替上帝托管的,是平等的陪伴关系。中国的儒家学说符合生物学,小孩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对小孩的投入就毫不保留。儒家最符合生生不息的规则,中国父母对小孩是最无私的,西方国家不可能像我们对小孩这么投入。我们传香火的信仰,让父母尤其是父亲的利他主义发挥到了极致,使得我们的人口不断地繁衍。

传统生育文化所依赖的社会结构和经济基础已经瓦解

现代经济学不利于生育,为什么?因为我们的养老社会化,社会化是市场,市场是利己的。现在说养小孩靠自己,养老靠社保。这意味着什么?小孩养得越多越亏本,因为投入是我自己的,最后小孩回报的是社会。

中华文化圈生育文化衰落的部分原因是传统文化所依赖的社会结构、经济基础瓦解,我们的经济制度是建立在西方体系之下。现代社会取代了以前的家庭养老,养小孩从物质上是亏本的。以前养小孩父亲的权威很高,虽然养老没靠小孩,但地位还是很高的。现在跟小孩是平等的关系,没什么尊严,好像父亲有时候还有点多余。中华文化还有“孟母情结”,教育投入重,导致教育成本高、教育周期长。东亚的妇女生育年龄是30多岁,20岁生孩子没有问题,到30岁的时候生一个孩子后,想生第二个发现生不了。

“二战”后美国主动地破坏东亚国家的生育文化

除了这些原因以外,我们还遭受了主动的破坏。“二战”之后美国主持战后格局,普林斯顿大学人口史所所长说,穷国家少生育,符合美国的利益,一方面防止获取美国的自然资源,另一方面防止穷国家因为人口快速增长而崛起。1948年普林斯顿大学和联合国基金会来东亚调研三个月,建议台湾、韩国执行计划生育。当时的日本被美国占领,执行了计划生育政策,所以生育率在50年代初期快速下降,台湾、韩国也在60年代响应西方国家的号召执行计划生育。

基辛格70年代访华,基辛格是对发展中国家计划生育的总头目,他认为要控制人口以防止发展中国家的崛起。1972年-1986年,联合国基金会访华8次,每次都游说中国实行计划生育。1979年,我们的外汇储备非常少,联合国基金会支持了中国五千万美元施行计划生育。中华文化生育率的下降,除了经济、社会原因外,还因为外国曾主动地摧毁中国的生育文化。

中国城市规划人口密度过高不利于生育

中国因为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比台湾、韩国面临的情况更加严峻,台湾、韩国主要是经济、文化导致的生育率下降,我们是长期实行计划生育导致的,今后很难提升。比如跳蚤,用玻璃罩子罩着它,它碰到玻璃壁是不跳的,如果罩子越来越低,跳蚤跳得也会越来越低,最后就不跳了。你把罩子拿掉,你拍桌子,它也不跳了,只敢爬了。计划生育也一样,以前大家愿意生五六个孩子,后来不让生那么多,计划生育的罩子越来越低,80年代父母还愿意跳,但你们现在是计划生育彻底废除也跳不起来了。几十年的计划生育已经形成了一个惯性,很难反弹。

导致生育率超低的原因还有规划。北京东西城区每平方公里是2.5万人,广州越秀区、上海虹口区,每平方公里是3万多人,很多省会城市的人口密度也是两三万人。目前的柏林、伦敦、纽约中心城区也才一万人,芝加哥中心城区只有四千人,而我们连县城规划都是每平方公里超过一万人,人口密度比纽约的中心城区还多。人口太密造成拥挤,生活压力大,生不了孩子。即便是停止计划生育,城市也很难改造,年轻人也不敢生孩子。

欧美国家的未婚生育率高于儒家文化圈

欧美国家目前的生育率比我们高,但也有危机。为什么美国能够达到1.8-2.0,北欧能够达到1.9-2.0?因为靠社会福利制度来鼓励生育。中国靠父母养孩子,男女互补,西方国家是女人跟社会福利互补,所以欧美男人很潇洒,“不亲其亲,不子其子”,老了也没小孩来赡养,就靠纳税人。也就是说,纳税人成为共同父亲、共同劳力,纳税人既要养小孩又要养老,效率很低。北欧最严重,女人越来越依赖社会福利,男人就没有用了。2011年,冰岛65%的小孩是未婚生的。以色列保持着传统的犹太教信仰,未婚生子比例较低。土耳其是伊斯兰国家,生育率比较高,未婚生子比例只有百分之二点几。日本、台湾、韩国,目前未婚生子比例只有2%。如果按照婚姻生育,美国也就1.3左右,日本1.4,但由于美国还有40%的小孩是未婚生的,所以生育率高于日本。

日本首相安倍提出“女性经济学”,原理是女性劳动参与率提高,养育能力提高,生育率就会提高,能刺激日本经济。这是希拉里的建议,这个理论日本十年以前就提过,但遭到了女权组织的抗议,安倍现在就把这个包装成女权。理论依据是美国1970年到2014年,随着妇女劳动参与率提高,生育率就提高了。由于中华文化圈未婚生育率很低,这种办法其实很难提高生育率。欧美国家今后鼓励生育也有个困难,随着养老成本提高,用来养育小孩的财政支出会越来越少。美国1997年之后生育率之所以提高是因为儿童福利不断提高,但2007年之后,美国的生育率从2.12下降到现在的1.86,为什么?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老年化,老年福利压制了儿童福利。目前美国靠社会福利鼓励单亲母亲生育的方法是不可持续的。

政府的首要职责是发展人口而不是发展经济

中华文化养小孩是一种投入,通过孝文化获得反馈。古代的孝文化比现在的法律还要严,不孝就是大逆不道。现在社会养老是大锅饭,这种制度不可持续。我们的家庭养老是“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养小孩有动力,也有回报,接受了数千年的检验。现在社会“各子其子”,小孩是我们自己养,而养老方面一部分孩子是“不亲其亲”,养小孩是亏本的。我们的生育文化、经济基础已经改变,要完全回归到传统的生育文化体系是不可能的,应该力主于在“各亲其亲,各子其子”的基础上,“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借助家庭养老跟社会养老的特点探索一种新型的模式。

《周易》说“天地之大德曰生”,甲骨文的“蒂”表示花蒂,蒂落生子。古代只有那些鼓励生育、发展人口的人,才能够成为皇帝。古代最高领导人的首要职责是鼓励生育,所以孔子说“地有余而民不足,君子耻之”。人口生生不息,才能保证文明生生不息。人口增加了,经济自然能够增加,不要政府管,企业管就可以了,人财两旺。现在西方国家,日本、台湾、韩国一个劲地发展经济,不发展人口,最后导致人财两空。一个政府的首要职责是发展人口,而不是发展经济。(编辑:陈菲)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