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主意外身亡,40万元借款还了吗? - 聚焦维权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维权 >

债主意外身亡,40万元借款还了吗?

 债主意外身亡,40万元借款还了吗?
 

  文/孟祥林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家住河北省巨鹿县小河村的赵大勤为了给村委会盖办公房,管好友章均韬借了40万元。孰料,章均韬突遇车祸撒手人寰。章均韬的妻子揣着借条向其讨债,赵大勤再三表示欠款已还,但苦于无证据。最终,赵大勤找到有章均韬签收的三份55万元还款收据。

  55万元的收据与40万元的借条,究竟孰真孰假?最终,法官又将如何断案?

  村主任借村民的钱建办公房

  2005年年底,小河村近千名村民选举村干部。最终,时年52岁的赵大勤当选为新一届村主任。率先富裕起来的赵大勤暗暗发誓,要倾尽所能地带领村民摆脱贫困。

  2006年年初,赵大勤走马上任。小河村是一个贫困村,上届村委不仅没有留下积蓄,而且还把办公场所租给开发商使用,使现任村干部无处办公。为了解决用房难题,赵大勤写了一份建房报告递到镇政府。由于经费紧张,镇政府只批给几万元,同意村干部多渠道筹集剩余建房款。于是,村干部们决定向村民借钱盖办公房。

  赵大勤比村民章均韬大3岁,素日里两家人交往频繁,关系甚好。在党的富农政策沐浴下,章均韬建冷库、开办肉联厂,生意干得红火。

  听说村委会没钱盖办公房,章均韬主动请缨。2006年9月11日,章均韬送来40万元。赵大勤写下借据:“今借到盖办公室用款肆拾万元。”落款处,赵大勤写下小河村村委会和自己的大名,在场的村干部赵峰及赵辉、赵浩也签了名。

  在赵大勤的眼里,章均韬憨厚善良,如今又主动为村委会做贡献,不能让这样的好人吃亏。一个月后,村干部商议决定:如果在本届村干部任期内还清了40万元借款,则分给章均韬一块宅基地作为利息;如果还不清,用同等价值的租地抵消借款。赵大勤把详细的租地置换借款方案写进了协议书,并盖上村委会公章。据赵大勤说,作为乙方的章均韬对此颇为满意,也在协议上捺下手印。

  章均韬觉得,十几亩租地比40万元借款加银行利息更合适,这笔生意很划算。2007年年初,小河村的村干部搬进新建的几十间宽敞明亮的大瓦房,结束了“游击”办公的日子。

  债主意外去世欠债成谜

  2009年11月下旬,章均韬驾车到邢台办事时发生车祸,最终丧命。章均韬的妻子倪彩凤料理完丧事,意外发现家中抽屉里有一张40万元的借条。尽管斯人已逝,但借出的钱不能不要。倪彩凤拿着借条找到赵大勤,要其还款。

  已卸任一年之久的赵大勤仔细看了借条,他清晰地记得钱已归还:“2008年年初,老章和哥们儿合建化工厂,因周围村民不同意,审批手续没有办下来,建了半拉子的化工厂只得停滞。由于投资无法回笼,老章便要我还钱。先前,村里修公路时村委会管老章又借了一些钱,前后共计55万元。我分三次归还了老章……他还在上面捺了手印。”

  赵大勤说得有板有眼。但麻烦的是,他一时找不到三份收据了。倪彩凤称:“如果还钱了,老章为何不把借条还你?”

  2011年春节刚过,倪彩凤一纸诉状将村委会及赵大勤等4名村干部告到法院,请求判令返还40万元借款及利息。

  2011年4月,河北省巨鹿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赵大勤因证据不足输了官司。二审法院审理后以事实不清为由撤销了一审判决,发回重审。这时,赵大勤找到了捺有章均韬手印的三份还款收据。对此,倪彩凤满腹质疑地请求法院将章均韬在银行办贷款时留下的手印与赵大勤提供的三份还款收据上的手印进行对比鉴定,确定是否同属一人。

  法院认定借条有效

  证据是官司胜负的生命线。主审法官同意了倪彩凤的请求。

  2012年9月,法官委托中国人民大学物证技术鉴定中心对协议书、三份还款收据及银行的两份贷款资料上共计6枚章均韬的手印进行鉴定。两个月后,鉴定结果出来了:这些材料上的6枚章均韬手印系同一人所捺。这一结论对倪彩凤而言可谓当头棒喝。她不服,申请复核。半年多后,物证鉴定中心复检结论,出现了惊天逆转:协议书、三份还款收据上的章均韬手印是同一人所捺,银行贷款的两份资料上的手印是同一人所捺。

  两组章均韬手印,到底是不是同一人所捺?这份鉴定报告明确指出:“由于缺少对比所须提供的十指印要本,所以,现有条件下无法对比检测。”

  2013年5月9日

  ,一审法院再次开庭审理了这起民间借贷纠纷案。法庭上,原告和被告对于借款40万元建村办公房的事实无争议,但对这笔借款是否归还和鉴定结论是否该采信等问题意见不一。

  法庭上,赵大勤的代理律师指出,被告在任职期间已偿还章均韬的55万元。我方提供的三份还款收据可证实章均韬在2008年2月4日、6月14日和12月18日先后三次收到5万元、26万元和24万元,共计55万元还款。其写收据时,赵浩等3名村干部在场。对此,倪彩凤的代理人辩称,“鉴定机构按复检发现原有鉴定部分错误,向法院发函撤销了原鉴定书,并做出复核鉴定书,程序合法,应认定鉴定结论真实有效。”

  由于这起借款纠纷跨度时间长、案情复杂,一审法院连续三次开庭审理。2014年6月3日,一审法院作出判决:被告小河村村委会偿还倪彩凤借款40万元。收到判决书后,赵大勤等4人提起上诉,并申请重新鉴定。河北省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后认为,原鉴定书对两组指印不能对比的原因作出说明,在无法取得章均韬本人十指印鉴定样本等证据下,本院不予支持。随后,法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2015年8月26日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查此案后,驳回了再审申请。

  2016年5月,赵大勤的妻子申请民事抗诉。河北省邢台市人民检察院审查后,作出不支持监督申请的决定。(本案当事人均为化名)

  检察官说法

  在民间借款纠纷中,法官不仅会审查借款协议书、收条等直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而且还会对证据取得的方式、证据形式、证据的证明力、证据提供者情况与案件的关系等进行综合衡量、判断。本案中,赵大勤向法庭提交了三张还款凭证并负有举证责任。当收款人命丧车祸,在鉴定结论不能确定系收款者手印的情况下,赵大勤又拿不出其他有效证据佐证,从而让自己陷入不利境地。法治社会,打官司只讲证据、不讲人情。每个人都需要提高法律意识,还钱时切记收回借条,及时销毁。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7月上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