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罚金案”改判背后的突破口 - 拍案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拍案 >

“天价罚金案”改判背后的突破口

  

  文/王永杰

  这是一起脚手架行业的经典案例,与“天价过路费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我将“年工资2万元的打工者被法院判处100万元罚金”这一情节作为本案的突破口,让二审法院意识到一审判决的荒唐,进而对此案改判。

  搭建脚手架工程引发刑案

  2009年2月11日,中大公司中标安徽省亳州市住宅楼项目工程。后该公司把项目承包给了马某并签订协议,马某又把工程转包给了鲍某、付某等8人。2009年5月22日,经鞠某介绍,鲍某与上海大明公司老板袁大明签订了《钢管、扣件、套管租赁合同》,并在该合同上加盖中大公司印章。同时,鲍某以每平方米14.8元的价格与夏某签订了《架业承包协议》。

  安徽省亳州市某区检察院起诉书指控称,袁大明为谋取不正当利益,指使上海大明公司发料员卞某虚报发料单上供货数量,直接在发货单上签收。同时,袁大明许诺给夏某每平方米1元的好处费(该工程约12万平方米),并安排夏某在搭建脚手架工程时做到一半时跑掉。2010年该项目竣工后,在归还租赁上海大明公司的管架时,袁大明发现缺少钢管14万米。为此,袁大明要求中大公司按照缺少货物数量赔偿,给中大公司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65万元。公诉机关认为应当以合同诈骗罪对袁大明、夏某、卞某追究刑事责任。

  一审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处袁大明等三人刑罚。其中,袁大明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400万元;夏某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200万元;卞某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100万元。

  该案后上诉至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亳州中院)。在此过程中,袁大明的妻子聘请我为袁大明辩护。由于第三被告人卞某是袁大明公司的打工者,每年工资仅2万元,一审判决其须交纳罚金100万元,显然是不合理的。因此,泽永律师团队将此案定义为“天价罚金案”。

  2011年年底,正是我辩护的“河南天价过路费案”轰动全国之时。我们如此定位此案,让当地法院非常紧张。2012年8月17日,亳州中院将该案发回一审法院重审。发回后,一审法院维持刑期不变,将袁大明的罚金从400万元改判成50万元。此案第二次上诉至亳州中院,中院改判三名被告人缓刑。

  案件辩护大获全胜

  刚接案时,我申请亳州中院对袁大明予以取保候审。对此,法院不同意,理由是一审判决袁大明10年有期徒刑,属于重罪,不符合取保候审条件。为此,我当时感觉此案的辩护难度很大。

  本案有三名被告人,我为第一被告人袁大明辩护。当地一名孙姓律师为第三被告人卞某辩护。我们分析案情后,一致认为,只要给袁大明辩护成功了,第三被告人的判决结果自然好,会搭上顺风车。当时,我的辩护策略是为袁大明做无罪辩护。

  为方便起见,我们经常与当地律师合作办案。因为当地律师复印案卷、会见被告人比较方便。孙律师的工作效率较高,与我们保持同步。他把案卷复印后邮寄给我们,让我们省去了舟车劳顿和派人印卷之苦。我们在北京办公室看完卷后,再去当地跟袁大明核对细节,办案效率出奇的高。

  袁大明的家属与夏某的家属并不熟悉。一审开庭时,夏某的辩护人一直认为夏某有罪,导致在庭审过程中辩护人之间出现意见分歧的混乱局面,这让我深感忧虑。为了避免这一幕在法庭上重现,在发回重审一审开庭的前一天,我与这位律师进行了坦诚的交流。我明确了我的观点:为所有被告人做无罪辩护。最终,他认可了我的辩护思路。

  对于大案辩护,开庭前律师团需要进行多次沙盘推演,分析各种预案,发现问题及时处理。此案开庭时,庭审效果很好。

  案件发回重审后,在刑期上一审法院仍然维持原判,罚金从400万元减至50万元,我们又上诉到亳州中院。

  二审的审判长是一名姓韦的法官。不能不说,韦法官看卷看得很细,他在亳州中院的口碑很好。我们准备了9组81页证据。当我们在法庭上提交和宣读袁大明的无罪证据时,依次宣读证据目录、证据的名称以及证明的内容。

  首先,我们举证了上海大明公司的送货单以及被害人的收料单,证明我方履行了合同约定的交货义务。

  其次,我方举证证实被害人的建筑工地管理不善,存在很多钢管被盗、损毁和私自转借给别人的情况。被害人声称被告人送货的数量不足,但不能排除是由于自身原因造成的,这属于合理怀疑的范畴。

  最后,被告人、被害人双方在上海法院的调解书证明,当时被害人是认可欠被告人265 万元的事实的,但后来被害人不愿意还钱。被害人去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但被驳回。在袁大明申请上海法院执行被害人财产时,被害人才到公安机关报案。我还举出一份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案例,类似的案例也认为此类行为属于民事纠纷,不属于诈骗犯罪。

  轮到出庭检察官对我们的证据质证了。面对我方有力的证据,检察官只说她认为被告人是有欺诈嫌疑的,是有罪的。但对我们的证据并没有提出有实质意义的反驳意见。

  我进一步讲,如果认为被告人构成合同诈骗罪,就应当确定准确的犯罪数额。对此,检察官无言以对。《刑事诉讼法》规定,指控犯罪的证据必须是确实充分的,给人“打包”定罪是缺乏法律依据的。

  经过泽永律师团队的努力,该案在第二次上诉至亳州中院时,取得了三名被告人被改判缓刑的良好结果,袁大明被当庭释放。通过这次成功的辩护,我们不仅让委托人袁大明恢复了自由,还为其挽回近千万元损失。控告人中大公司欠袁大明的270万元须如数归还,袁大明也不用再偿还中大公司报案的265万元诈骗款了。

  袁大明被释放了,袁妻对我们倍加信任,她把公司一起标的很大的经济案件交给泽永律师事务所代理,还把上海脚手架圈内其他老板的案件介绍给我所代理。我安排几位律师专门研究这个行业的特点。目前,这几位律师已经成为办理此类案件的行家里手。(文中当事人及单位均为化名)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7月上半月期

  (排版时注意作者手机、邮箱有变化,不可用往期的版)

  作者简介

  王永杰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著有《刑事辩护的艺术——无罪辩护经验谈》一书,主要执业领域为刑事辩护和企业法律风险防范。

  电话:13691456693

  邮箱:wangchangqinglaw@163.com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水井胡同11号北京INN 4号楼A区B1205室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