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徐玉玉事件反思“道德无用论” - 法理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法理 >

从徐玉玉事件反思“道德无用论”

  山东女孩徐玉玉遭遇电信诈骗不幸离世,目前案件已成功告破,4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归案,其他犯罪嫌疑人正在追捕中。

  一个贫苦家庭的女孩,刚迎来命运转折的希望,生命却戛然而止,将人们对猖獗的电信诈骗的痛恨推到了顶点。反思诈骗链条的各种漏洞,主张严厉打击诈骗行为,成为很自然的呼声。

  提高违法成本,严厉打击违法行为,完善技术健全制度,是现在反思各种恶的习惯思路,是一种典型的技术主义思维。不能说这样的思考没有必要,毕竟从短期来说,这是更容易见到实效的办法。但从根本上来说,预防类似野草般的小恶,甚至是减少重大违法犯罪,离不开道德和价值观建设,强大的内外道德约束,让人心有所戒,行有所止,不愿或不敢主动作恶,恐怕才是更长远有效的。

  诈骗和倒卖信息这样的违法行为,再严厉打击,也总是有法律的限度,除非金额特别重大,后果特别严重,法律惩戒不可能严厉到哪里去,否则其他的违法惩罚都必须相应加码,这显然不是法治的方向。所有的恶都留待法律去打击遏止,任何国家可能都难以承担这样的法律成本。没有道德防线,只靠法律治理,必然有越来越多的人游走于法律边缘,或者挑战法律,警察法官是忙不过来的,就可能放任小恶,终使其积为社会大害。

  电信诈骗等类似社会问题,或许正是由此愈演愈烈。最近,媒体甚至梳理出了一张全国“诈骗地图”,分门别类地列举出诈骗模式的集中案发地,揭露出的所谓“诈骗家族”“诈骗村”现象触目惊心。以坑蒙拐骗等不正当手段取得财富,是法律问题,也是道德问题。大多数情况,作为法律问题,它并不严重,作为道德问题,才是严重的。如果人们普遍地不以背德为耻,背德行为不用付出多少道德代价,实际上也助长了恶行。

  技术防范同样很难有长久的效果。社会不可能建立起无漏洞的技术和制度,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只要有人一心向恶,总有漏洞可钻,总会攻破技术封锁。

  如若道德不彰,打击只会顾此失彼,人间邪路恐怕也有千万条,骗不了人,还大有别的勾当可干;技术和心理防范也只能奏一时之效,防骗术不知公布了多少,新的骗术立即就升级换代。

  人们总喜欢怀念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过去时代,这肯定不是对过去的法律和技术的呼唤,论法律和技术完善,过去岂能相比现在。人们呼唤的,显然是社会普遍强烈的道德感。

  然而,现在有一种流行,不屑于从道德层面思考,或者觉得道德无力,苍白软弱,来得太慢,不足以治急病,甚至鄙弃道德和价值的教化功能,谁谈道德,谁就是迂腐无用的书生之见,只知道挥舞道德大棒的“道德家”。道德无用论,难道不是助长了风气的败坏和恶小的横行?

  道德无用论的产生,部分原因是对历史上道德压抑的反思,对道德过于政治化的警惕。然而道德也是进化的,道德对于社会治理的作用不能忽视。遗弃道德功能,人人相防,社会运行成本必然会高到无法想象。虽然路途漫长,达致共识,坚定决心,我们又何尝不能建立符合时代的道德和价值体系。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