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解析二度离婚之困 - 法理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法理 >

法律解析二度离婚之困

文/江鹏程

法律解析二度离婚之困
 

  一对夫妻离婚后要求复婚时,民政局将复婚手续办成了补办结婚手续。当他们再度要求离婚时,陷入无婚姻关系困境。到底错出在了哪里?《法律与生活》特约记者讲述一桩令人匪夷的离婚案。

  2015年8月16日,当拿到法院撤销结婚证的判决书时,张雪长舒了一口气。在法院判决之前,张雪自己都说不清自身的婚姻状况。她虽然手握结婚证,却没有合法有效的婚姻关系。

  离婚不离家

  张雪出生在北京,有两个弟弟。小时候,只要两个弟弟受欺负,胆大的张雪就会第一时间站到弟弟的身后。由此,村里人知道,张家有个惹不起的“假小子”。

  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的张雪选择了外出打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时,她的父母相中了同村李勇家的独子李力。李力是一家小型房地产中介公司某门店的负责人,并在城里买了房子。

  张家父母认为两家人都知根知底,李力也算事业有成,因而极力催促张雪接受这门婚事。2013年年底,在双方父母的撮合下,张雪和李力走入了婚姻殿堂。

  婚后,小两口住在李力婚前买的房子里,两人一起偿还贷款。在谈论职业规划时,夫妻两人出现了分歧。李力认为自己是公司的负责人,可以帮张雪谋取一个房屋中介的职位。现在房地产市场这么火爆,自己手中又有这么多资源,两人完全可以在一起奋斗,这比张雪在保洁公司赚得多。对丈夫的建议,张雪却不认同,她希望通过个人努力在属于自己的职场上打拼一番天地。为这事,两人不知道吵了多少回。

  其间,张雪发现李力不尊重她的家人。有一次,张雪的弟弟张金来看望姐姐,李力和张金因一言不合差点儿打了起来。张雪和李力因此冷战了好几天。为了驱散生活中的不快,两人都将重心放到工作中,避免碰面的时间。

  2014年4月的一天,李力陪同一名客户到郊区看一套别墅。为了促成这笔交易,李力请客户用餐。巧的是,当天张金也在这这家餐馆用餐。张金看到自己的姐夫跟别的女人有说有笑,想着姐姐曾埋怨说她和李力已经很久没有一块儿用餐的话,加之上次的过节,促使张金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李力进行呵斥。为了不影响与客户的关系,李力想方设法支开了张金。但李力却将这笔账算到了张雪头上,甚至干脆住到了办公室。

  两家老人看到儿女的婚姻不幸福,都很着急,不停地给两人做思想工作。2014年6月4日,两人还是在法院的调解下协议离婚。

  李家父母认为,两口子本质上没有什么矛盾,而且两家人关系一直很好,这种事情传出去肯定让村里人笑话。张家父母觉得,根据法院的调解结果,离婚后房产归李力所有,张雪租房无疑增加生活成本。在两家人的坚持下,张雪和李力答应离婚不离家。

  没有了婚姻的束缚,在平淡的生活中,张雪和李力的感情逐渐修复。经过反思,两人都觉得,他们离婚的根本原因是双方个性强、互不相让。经过慎重考虑,两人决定去民政局复婚,也让双方父母安心。

  让张雪和李力想不到的是,这次复婚却带来了无尽的麻烦。原来,在民政局复婚时,两人称是夫妻关系。工作人员查看内部系统,发现两人存在婚姻关系。随后,张雪和李力被工作人员要求填写补发婚姻登记证审查处理表1份、申请补领婚姻登记证声明书2份。就这样,两人的复婚证却办成了补办的结婚证。

  张雪和李力这次弥足珍贵的复合并没有换来一世的承诺。原来,张雪和李力离婚不离家期间,双方的朋友为他俩频繁张罗对象,两人均有了关系不错的异性对象。虽然他们复婚了,但双方一旦感情出现问题,离婚这段时间双方曾交往异性的经历都会成为他们吵架和攻击对方的武器。由此,张雪和李力的关系再次触及冰点。

  2015年3月,张雪和几位同事辞职单干,开办了一家小型家政公司。刚开始,张雪凭借工作积累的人脉勉强维持公司运转。张雪是个实在人,尽管公司资金极度紧张,为了打出公司的口碑,质量却一点儿也不含糊,着实赢得了消费者的信赖,公司逐渐走上正轨。5月,公司净利润扭亏为盈。张雪异常兴奋,请公司所有人齐聚烧烤摊吃到第二天凌晨3点。烧烤摊打烊后,兴致不减的张雪邀请大家去家中继续喝酒狂欢。大家多番劝阻无效后,只能听从张雪的建议。

  当张雪打开门时,众人看到的是李力一脸寒气地坐在客厅。看此情景,张雪的同事们各自找个托词离开了。众人离开后,两人便大吵起来,甚至动了手。这件事,让张雪和李力的婚姻再次终结。

  再次离婚遇麻烦

  2015年5月底,当张雪和李力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时,工作人员却告知两人无法办理手续。原因是2014年6月两人离婚时,是在法院调解下离的婚,并没有去民政局办理离婚登记。后来,两人又要求复婚时,在民政局的系统里找不到两人的离婚登记信息。因此,民政局为两人补发了结婚证。

  随着民政局系统升级,法院生效调解书内容已经为民政局工作人员知晓。所以,两人再次要求离婚时,民政局工作人员告诉他们,两人曾经在法院调解下解除过婚姻关系。也就是说,民政局无法为不具有婚姻关系的两人办理离婚登记。但问题又来了,两人虽不存在婚姻关系,却在婚姻关系解除后补办了结婚证,结婚证仍然具有证明婚姻关系存在的效力,系统里也显示两人的结婚证信息。这样,两人都无法与第三人登记结婚,否则就有可能构成重婚罪。在民政局的系统里,张雪和李力的婚姻关系是离婚与结婚并存的。

  听到这种解释,张雪和李力傻了眼,他们想不到简单的复婚行为最终引发了那么大的麻烦。为了尽快恢复自由身,两人向民政局提出撤销补办结婚证的申请。然而,这一申请没有被民政局接受。

  民政局工作人员告知张雪和李力,依据《婚姻法》第11条规定:因胁迫结婚的,受胁迫的一方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或人民法院请求撤销该婚姻。受胁迫的一方撤销婚姻的请求,应当自结婚登记之日起1年内提出。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当事人请求撤销婚姻的,应当自恢复人身自由之日起1年内提出。根据两人叙述的情况,两人间没有任何胁迫的内容,所以无法撤销两人本不应存在的结婚证。

  万般无奈之下,张雪只得以民政局为被告起诉至法院,要求撤销民政局颁发给张雪和李力两人的结婚证。

  2015年8月16日,法院认为,虽然张雪和李力未向民政局详细说明情况,错误地在补发婚姻登记证审查处理表和申请补领婚姻登记证声明书上签了字,但民政局在实施行政行为时也未尽到审慎审查义务,向张雪和李力补发了《结婚证》,导致该《结婚证》与法院出具的民事调解书相悖,故依法予以撤销该补办《结婚证》。(《法律与生活》提示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