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留守妇女的婚外情悲剧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一个留守妇女的婚外情悲剧

编者按

  随着农村经济产业结构的调整,出现了这样一个女性群体——由于丈夫外出务工,她们留下来照顾老人和孩子,她们被称为留守妇女。据统计,目前我国有近5000万名留守妇女。由于在家劳动强度高、精神负担重、生活压力大且单调乏味、缺乏倾诉对象,部分留守妇女出现心理失衡症状,婚外情成了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所以,关注民生问题的同时,关注留守妇女的情感生活也是不容忽视的方面。如果处理不当,同样会引发很多社会问题。云南省宣威市发生的一起留守妇女婚外情悲剧,给两个家庭蒙上了抹不去的阴影。
 
文 /曲轩
 
  “我在感情上的一念之差不仅害了叔叔一家,也害了自己的父母和妻儿。我希望通过积极改造,早日重新做人。”2016年9月26日,在云南省某监狱服刑的成绍坚手里紧握已经有些皱褶的刑事判决书,悔不当初。
 
        留守妇女离奇失踪
 
  成绍坚口中的叔叔是与他比邻而居的成华陆。
 
  尽管被成绍坚称为“叔叔”,实际上,成华陆与成绍坚年龄相仿。正值壮年的成华陆长年在外打工,留下妻子郑晓芬和两个孩子在家。
 
  2014年10月6日一早,打工在外的成华陆接到家人的电话,说他的妻子郑晓芬已经两天多联系不上,下落不明。成华陆赶紧拨通了宣威市公安局板桥派出所的电话,请求公安机关帮忙查找。
 
  “10月5日晚上10点多钟,晓芬和两个孩子吃完晚饭后就不见回家。家里第二天就发动村里的亲戚朋友帮忙找。可是一直找到晚上也没找到,”成华陆说,“晓芬外貌秀美,平时生活圈子非常小,一天基本就在承包地和家里之间,去哪里都会事先打声招呼。”
 
  接到报案后,民警迅速核实报案情况,将失踪的郑晓芬录入全国失踪人员信息系统查找。案发地交通便利,与当地街道办事处也就相隔几分钟的路,旁边紧连着一家大型化学工业公司,公路和公司旁都有监控。但警方调取监控,并没有发现郑晓芬的影像资料,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说明郑晓芬在这些地方出现的可能性不大。
 
  郑晓芬究竟出了什么事,她去了什么地方,村里的村民议论纷纷。成华陆长期在外打工,郑晓芬带着两个孩子在村中生活,他们家是典型的留守家庭。据村邻反映,2014年10月5日晚饭后,郑晓芬在村中一家麻将室看人打麻将,还替一个打麻将的人出去买了两包烟。当天晚上11点左右,郑晓芬离开麻将室后并未回家,从村中离奇消失。警方调取郑晓芬通话清单,发现自10月6日凌晨起,其手机就处于关机状态,再无通话记录。
 
        水井惊现女尸
 
  10月14日9点左右,宣威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一起报案,成华陆所在村的一名村民在本村一口废弃水井中发现一具尸体。
 
  案发水井是早些年储水用的,现在已经停用,井没有盖子。民警到现场将尸体打捞上来,尸体头部和上身被一个大编织口袋套住。经辨认,尸体正是9天前失踪的郑晓芬。
 
  专案组通过对郑晓芬的电话清单进行分析,发现其中一个号码在9月之前一直和郑晓芬通话,十分频繁,且通话时间多在凌晨。9月某天的整个白天,这个号码和郑晓芬多次通话,通话时长累计近5个小时。之后,两个号码基本没有再联系。经核实,这个号码为同村村民成绍坚所使用。
 
  警方进一步侦查发现,10月5日郑晓芬失踪当天晚上,成绍坚活动规律与平时不同,而且10月6日上午,成绍坚就突然匆匆忙忙地离开村子,自称到外地打工。
 
  成绍坚的异常情况引起民警的高度重视。成绍坚和郑晓芬之间可能存在隐情。9月那天白天两人通电话累计近5个小时,很可能是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通过电话解决或发生争吵,最后导致两人关系破裂,停止交往,成绍坚由此产生杀人动机,最终酿成血案。
 
  民警通过多种方法对成绍坚的行踪进行摸排查访,最终确定成绍坚在云南省勐腊县某村帮人建房。10月16日,专案民警火速赶往勐腊县,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成功将成绍坚抓获。
 
  成绍坚被押解回宣威市后,在大量证据面前最终交代了杀害郑晓芬并抛尸水井的事实。
 
        婶侄孽情滋生祸端
 
  今年42岁的成绍坚出生在宣威市一个普通的农家,初中文化,上有老实巴交的父母,下有年幼子女,家庭经济状况一般。
 
  成华陆和成绍坚是叔侄关系,成绍坚喊成华陆叔叔,喊郑晓芬婶婶。有知情人反映,成绍坚和郑晓芬是同龄人,出生在同一个村,自小就认识。在两人各自结婚前,村里的大人们曾开玩笑说两人有夫妻相,鼓励成绍坚去提亲。从2012年起,由于成华陆常年不在家,成绍坚和郑晓芬便跨越了辈分,关系暧昧。后来,成绍坚的妻子知道了他们之间的事,还和郑晓芬吵过几次嘴。
 
  “我俩结婚是不可能的。她有她的家庭,有她的孩子,上有老下有小;我也有我的家庭,也有我的娃娃,有我的老人。我不可能跟她一起过。”成绍坚交代。他和郑晓芬发展成情人关系后,郑晓芬就一直以要买房为由向他要钱,并称后半辈子要嫁给他过日子。郑晓芬的行为让成绍坚难以接受。为此,两人之间发生争执。
 
  据成绍坚交代,案发当天晚上11点钟左右,成绍坚在村里再次约会郑晓芬,郑晓芬又向他要钱。遭到拒绝后,郑晓芬就骂成绍坚,言语比较难听。当他们来到村子附近一口闲置的水井边时,两人再次发生争吵。撕扯中,成绍坚发现摆脱不了郑晓芬,便动起了杀机。他随手掏出裤袋中白天干活用的细绳,勒住了郑晓芬的脖子。勒死郑晓芬后,成绍坚将郑晓芬的衣服脱下来包住头部,然后从水沟边捡了一个编织口袋从头部套住郑晓芬,将郑晓芬的尸体扛到与案发地相隔1公里以外的另一口井进行抛尸。抛尸后,成绍坚又从附近搬了五六块石头投入井中,防止尸体漂浮起来。
 
\
  
       2015年4月3日,曲靖市人民检察院以成绍坚涉嫌故意杀人向曲靖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2015年4月21日,法庭对该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法庭审理中,被害人亲属辩解被害人与成绍坚不存在姘居关系。作为被害人亲属,坚决要求杀人偿命,不需要他的赔偿,请求法院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
 
  法院审理后认为,成绍坚将被害人杀死后抛尸于废弃水井内并投掷石块压住尸体的犯罪手段极其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但鉴于成绍坚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可不对其立即执行死刑,遂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成绍坚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5年 5月19日,一审判决宣判后,成绍坚以量刑过重提出上诉。2015年11月27日,2016年2月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3月10日,成绍坚被送往监狱服刑。(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