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民营净化企业的环保生死劫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宁波民营净化企业的环保生死劫

  本刊记者/赵晓秋

  2016年2月23日,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宁波芦家山净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净化公司)诉宁波市江北区农林水利局行政诉讼案做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前,一审法院驳回了净化公司要求撤销江北区农林水利局对其行政处罚的诉讼请求,公司法人代表石国伟还曾被刑事处罚过。该公司按政府要求迁址重建,所占土地是政府安排且承诺“到期续期”的,为什么政府又对其作出行政处罚且通知其停产?

\
关闭工厂的厂房被台风毁坏

\
工厂存放的1000多吨危化品已经出现外渗危险

  政府打下的“保票”

  今年53岁的石国伟自2000年开始一直从事净水剂生产,其公司生产能力达200顿/日,可消耗铝冶炼厂有害废渣5吨/日。2010年年底,为了配合工业园区拆迁工作,在多个政府部门协调下,他将个体经营的净水剂厂搬迁至江北区洪塘街道方界村芦家山。

  2011年8月24日,石国伟向宁波市江北区农林水利局提交了一份《申请报告》。报告中说:“经园区管委会协调并经洪塘街道方界村同意,将企业临时搬迁至方界村芦家山,需建造厂房临时占用林地5000平方米。”对此,园区管委会、江北区慈城镇征地拆迁办公室、江北区洪塘街道办事处以及江北区方界股份经济合作社均出具了“情况属实”的盖章签字证明。12月6日,江北区农林水利局下发《使用林地审核同意书》,批准芦家山净水剂厂项目临时占用洪塘街道方界村集体林地0.6公顷,占用时间为24个月。

  因建房工程和安装设备的时间需要3年,石国伟担心临时占地让企业的生产无法持久。但据他表示,江北区农林水利局的领导口头承诺可以到期续期。

  得到“保票”后,石国伟开始建设。他在建造厂房过程中遇到困难,也由江北区相关政府部门出面协调解决,如国土资源部华东局卫星遥感航拍到有占用林地建厂问题后,园区管委会出面同国土资源部门协调解决了问题;2011年3月21日,环保部门给江北区政府提交过一份名为《石国伟新建水质净化剂厂情况报告》,表示净水剂厂环保手续有问题,区政府协调各相关部门后,石国伟在工厂环保设施上投入资金,向环保部门出具《宁波市江北芦家山净水剂厂污染治理方案》并交纳了10万元环保押金后,问题再次得到解决。

  就这样,石国伟陆续投入4000万元构建了净水剂厂的永久性建筑物以及永久性生产设施,并于2013年7月3日将净水剂厂变更为净化公司。

  企业关停与污染环境罪名

  2013年11月,净化公司再次向江北区农林水利局提交申请临时占用林地的报告。但未获答复,因为“经江北区人民政府协调会议商定,对该厂不再核发林地许可证”。从此,事情开始向不同的路径发展。2014年4月28日,宁波市环境保护局江北分局(以下简称江北环保分局)向江北区政府提交《关于要求对宁波市江北芦家山净水剂厂实施停产的请示》,根据这份请示,4月30日,江北区政府决定对净化公司进行关闭;不愿关闭工厂的石国伟于7月23日被江北区警方以涉嫌环境污染刑事拘留,8月1日被批准逮捕。

  江北区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中载明,2014年4月22日,江北环保分局接到群众举报,对净化公司进行现场检查,提取了大坑内排放口排放的污水样本。经宁波市环境监测中心检测并经浙江省环境保护厅认可,上述样本中总铜、总锌、总镍、总铬浓度均超过国家规定的排放标准3倍以上。2014年12月29日,宁波市江北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判决净化公司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3万元;直接负责的主管人石国伟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石国伟对一审判决不服,提出上诉。

\
石国伟在开庭前

  石国伟二审辩护律师王才亮表示,该案的“污染物”应该是工业废渣,而非污水,相应的检测比对标准也应该是比对周边的土壤而非水质。退一步讲,环境监测机构即便是按照水污染来进行对比检测,也不应该采纳水环境的最高等级“第一级标准”。该案中,将工业区的水环境保护标准作为一级水源地保护,有人为制造“污染严重超标”的嫌疑。

  另外,该案中石国伟并未直接外排,而是在外堆积并适时送至砖瓦厂处理,不存在直接外排的情形。即便是本案中样品的水污染超标,但是也不能排除该工业园区内其他污染源污染采样点水域的可能,毕竟该地块存在多家工业企业,与采样水域相连的整个河道两岸存在多个外排管道。

  “本案的发生并不是一起简单的刑事案件,而是夹杂着行政乃至政策因素,”王才亮毫不掩饰地说,“鉴于诸多事实认定和证据采信疑点,已经严重影响了本案的罪与非罪及情节轻重,仅靠书面审理很难查清事实。故此,希望合议庭能公开开庭审理本案。”

  2016年2月24日,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书面审理后做出终审裁定,驳回石国伟上诉,维持原判。

  行政诉讼困局

  除了刑事处罚,2015年2月10日,江北区农林水利局对净化公司又作出行政处罚:1.限期三个月内恢复原貌;2.并处非法改变用途林地每平方米20元的罚款,计人民币74480元。此时,石国伟已经于2015年1月22日服刑期满。但吃过苦头的他还是认为政令不可朝令夕改,决定通过行政诉讼向曾经许诺他“到期续期”的政府部门讨个说法。

  2015年5月3日,净化公司将江北区农林水利局告上法庭,要求撤销被告做出的《林业行政处罚决定书》。不过,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对原告作出的行政行为事实清楚、程序合法、使用法律法规正确、量罚得当,驳回了净化公司的诉讼请求。

  2015年11月2日,净化公司提出上诉称:公司迁址的涉案林地系园区管委会拆迁安置而来,并非自己强占林地、毁林建厂,且在初次占地申请时的申请书、审批表及最后的许可文件中均明确载明了占地系建造净水剂厂房工程。上诉人基于对政府的信任,才在涉案林地新建厂房进行生产。毕竟占地6000平方米的工厂建设周期之长、投资额度之大显然不可能在“临时占地24个月”的期限收回成本。如果不是当初建厂审批时政府各个部门的“到期续期”承诺,上诉人不可能冒着巨大的商业风险和人身风险来此占林建厂。后来之所以出现占用期满未归还系历史原因,被诉行政处罚明显不当。

  2016年2月23日,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行政诉讼案做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石国伟还在2015年11月2日发起了针对江北区人民政府的行政诉讼,要求法院确认被告关闭自己工厂的行为违法。江北区政府对此答辩称,该案所涉行政行为属于内部行政行为,关闭通知只是下发给内部各部门,并没有送达芦家山净化公司,也没有向社会进行公布,没有执行。

  如今的现实是,芦家山净化公司已经被关停两年。因为台风侵袭,其工厂存放的1000多吨危化品盐酸混合液因缺乏善后和维护,已经出现向外渗透的危险。石国伟将此危险情况多次向江北区政府、环保、安监部门汇报,但各部门均没有回复。面对这种情况,江北区人民政府表示相关案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一切以法律为准,回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