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民企办公楼被毁的背后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一座民企办公楼被毁的背后

        “王某祥恶意损毁我的大楼直接造成几百万元的巨大损失;多次寻衅滋事、敲诈勒索产生恶劣后果,均涉嫌犯罪,我方3年累计报警、报案次数逾百次,但宝坻公安分局就是不立案侦查,甚至不理不睬。”2016年1月31日,接到天津市宝坻区原人大代表,金贵地毯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金桂投诉的记者,赶赴案发地,进行了采访。
   
       自用办公室:地板翘裂、天棚“斑秃”
  
        寒风中的刘金桂,脸色铁青。
  
       他站在位于天津市宝坻区南三路东段南侧的金贵地毯有限公司的办公大楼前,手指大楼中间突出部分告诉记者,2006年,他与宝坻当地人王某祥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将大楼的3000多平米部分租给王开酒店,但大楼中间这突出部分的8个房间和2个楼道留作自用,其中3个房间当办公室。在2013年6月至9月期间,王为了打击报复、勒索钱款,故意放水、养猪、养鸭,使整栋大楼严重受损,他自用的房间和楼道也惨遭破坏。
 
\
(站在被水淹过、闲置几年的办公室,刘金桂似乎感触颇多……)
 
       “什么原因呢?”记者问。
  
       “因为王某祥违约,我举报他之后酒店被停业,他就打击报复我。”刘金桂手指《租赁协议》中关于“对私自拆改承重主体的禁止性约定”的条款说:“承租人不可私自拆改承重的主体建筑,但王为了让大厅宽阔便于承接大宗业务,就擅自拆改承重墙,甚至把部分消防设施也给破坏了。”
  
       “我闻讯后,可给吓坏了:楼房安全本来就没有小事儿,何况他不惜违约拆除承重墙等是为了承接婚丧嫁娶类的大宗业务,那可是少则几百、多则上千人的聚会啊,要是楼房塌了把人砸在里边,谁也负不了这个责任啊!”刘金桂称:“我马上找到他,要求他将损毁部分复原,但他根本不予理睬!”
  
       “我只好在2012年5月4日,向宝坻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与王某祥签订的《房屋租赁协议》、恢复房屋原状、赔偿因拆改造成的损失等。我又向宝坻区消防部门举报,并恳请其责令王恢复消防设施的原状,但王拒绝了消防部门的整改要求,2013年6月,酒店被勒令停业整顿。”刘金桂称:“于是,我们的噩梦开始了!”
  
       在记者的要求下,刘金桂带领记者来到了位于大楼二层的办公室。
  
       打开房门,一股刺鼻的霉味儿 ,扑面而来。地面上的实木地板多已翘裂,地面还有多处从天棚掉落的石膏等物,抬头一看,天棚已呈“斑秃”之状。
  
       “当初,这水足足有十几厘米高!”刘金桂手指踢脚线的水渍说。
  
       “用什么办法才能放这么多的水呢?”记者疑惑不解。
  
       “王某祥先破坏了3层房盖的防水,一共割破防水43处,最长的1米多,然后再把水箱破坏使水溢出,水就通过防水的被破坏处流到了3层,然后继续往下渗;在2层,他利用能用的消防栓放水,这既可以水淹二楼,又可以漏到一楼,同样是一箭双雕。于是,王某祥把酒店,变成了水帘洞,只是他养的不是猴而是猪和鸭!”刘金桂称。
  
       “你自用的8间房和2个楼道,共损失多少?”记者问。
  
       “天津市房屋安全鉴定检测中心进行了司法鉴定,总共造成了15万余元的损失。”刘金桂说:“《司法鉴定意见书》现在存放在公安局,我拿不出来,无法交给你。”
  
       “这家检测机构的资质怎么样?”记者追问。
  
       “去年天津港大爆炸的损失评估,就是他们搞的。”刘金桂称。
  
       “3年来,我方连续报案,可警察就是以我与王某祥之间存在合同纠纷为由不予立案查办,可这8间房子2个楼道都是我自用的,根本不在《房屋租赁协议》之内,我与王之间怎么可能存在合同纠纷?恶意损毁造成15万元的损失,为什么不予立案查办?即便是合同或协议之内的租赁物,如果恶意损毁,造成严重后果,公安部门也应立案查办啊!即便不予立案,也应该及时制止他的恶意损毁行为啊!”刘金桂叹着气说:“如果他没有强大的保护伞,怎么可能会这样?!如果我与他对换位置,我还不早就进去了!”
    
       外租大楼:天棚“通天”,评估损失180余万元
  
       看过刘金桂自用的房间后,应记者的要求,他带着记者来到了外租部分的大门前。颇费了一番周折,终于将已锈蚀的门锁打开,一股浓重的霉气就直冲心肺。
  
       “王某祥把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的承重墙都给拆了!”刘金桂用手指指点着周围说。
  
       “一共拆了多少处?”记者问。
  
       “共32处。”刘金桂称:“王某祥就是想在这个大厅承接大宗业务。”
  
       记者随后到了二楼,走了几个房间,均如同被炮火袭击之后的景象。在会议室,记者被天棚上的一个大窟窿吸引了过去。
  
        “这就是王某祥破坏所致!2013年6月30日晚9点左右,他带人将酒店所有的水龙头、消防栓打开,并将水井房上锁,还把钥匙带走,造成大水蔓延,房屋被淹……”刘金桂的儿子刘志民说罢,就蹲在地上,手指墙角依稀可见的水线告诉记者:“7月10日,王某祥还将饭店二楼的下水道堵上,放水养鸭子,因此留下了这道水线。此外,他还在3楼养猪。”
  
\
(刘志民向记者讲述王某祥放水淹楼的情况)
 
       “原来的雅间,竟然变成了鸭舍、猪舍!他想用这种方式逼迫我给他一大笔钱。”刘金桂称:“8月4日,他特意把绣花厂厂长李永如、电工霍桂东请到现场去参观他的‘壮举’,目的就是让他们给我传话。”
  
       “你这么说,有何凭据?”记者看着刘金桂问。
  
       “我有录音、录像为证。我先给你播放2013年8月6日,李永如参观完后与我对话的录音。”说着,他就带着记者来到了刘志民的办公室,开始为记者播放录音。
  
       该录音显示,一男子说:我看你王某祥这水帘洞究竟有多少水,我得上去看看,王某祥就扔给我一双拖鞋,我拿着拖鞋,老霍(桂东)我俩就跟去了,一楼的情况是装修全部损毁,一楼的水滴有多快的速度呢,就像屋檐下雨那么快。二楼我跟你说你别生气啊!水没了脚背了,确实养鸭子了,我把所有的房间都转过来了。

\
(刘志民向记者举证)  
 
       刘金桂的说法和录音内容的真实性,得到了李永如的证实。
  
       “放水、养鸭、养猪等的损毁,以及此前王某祥的儿子率众对大楼进行的打砸,给我造成了300多万元的损失,我们报警,却没人管!”刘金桂指着被损毁房屋的照片说。
  
       稍作停顿,刘金桂将《司法鉴定意见书》递给了记者。
  
       记者看到,该《司法鉴定意见书》的鉴定机构还是天津市房屋安全鉴定检测中心,鉴定时间为2015年7月30日至9月6日,鉴定意见是,天津市金贵地毯有限公司生产办公楼维修工程造价为:184.74万元。
  
       “你不是说损失高达300多万元吗?”记者问。
  
       “对楼房的主体拆改和承包部分的损毁是184.74万元,还有3年房租这个间接损失呢,加起来,我说损失300多万元,那是最保守的数字啊!”刘金桂看着记者说。.
   
       “报警、报案,均无果”
    
       “因为出庭为我作过证,智永地毯厂厂长吴秀永在2013年6月23日被王某祥带领多人殴打,我方连续报警,没人管!”刘金桂手指两张照片说:“这是监控录像截图,穿红衣服踹人的就是王某祥。”
 
  记者看到,其中一张照片显示,一名红衣男看似有踢踹的动作。
 
\(刘金桂称,这两张图所记录的王某祥(穿红衣服者)率众殴打智永地毯厂吴秀永厂长的监控截图)
 
       “因为6月23日率众打人没啥事儿,24日,王某祥又得寸进尺将出入厂区的唯一大门封堵了,致使车辆全天无法出入,生产无法正常进行,我方报警、报案数十次,无人管;8月2日,王某祥再次率众封锁大门,致使车辆一天一夜无法出入,生产无法正常进行,我方报警、报案数十次,还是无人管!钰华派出所就在我们厂子的马路对面,相距只有几十米,可就是没人过来管管!”刘金桂手指封锁大门的照片称:“王某祥率众封锁大门影响了正常生产,性质就变了,派出所就应该采取强制措施,但是他们失职了!”
 
  刘金桂的说法,得到了吴秀永以及地毯厂供货人何东潮的证实。
 
\(何东潮向记者介绍相关情况)
  
       何东潮说:“王怀祥锁了大门,我们的车辆出不来,就数十次报警,没人管,直到夜里,实在没有办法就直接到了派出所报案求救,却被警察推搡出来,只好在外边蹲了一夜。”说到这儿,何东潮的眼圈红了起来。
  
       “我保存了何东潮他们去钰华派出所报案的手机录像。”刘金桂说着,播放了录像。
  
       录像显示,报案人与民警有这样的对话:
  
       报案人:现在王某祥锁着大门不让我们出来。
  
       警察:你就是到我们派出所我们也管不了。
  
        ……

       放完录音,刘金桂告诉记者:“王某祥堵大门性质变了,警察不作为,他就继续用电送水毁我的大楼!”
  
       “由于放水过多,致使大水从大楼的地基涌出,把附近村民的部分农田都淹了!”刘金桂进一步解释后,又向记者展示了相关的照片。
  
       “8月12日10点左右,天津市一中院的法官到现场勘查房屋损毁情况,王某祥害怕法官看到实情,就谎称钥匙被妻子带走了将法官骗过,并于12点左右,连忙带人将猪、鸭全部转移。”刘金桂指着3张照片说:“这就是王某祥他们转移猪、鸭的照片。”
  
       记者看到,这3张照片显示,有人正拎着猪走向面包车,还有人抱着什么东西走向面包车。
  
       “我和儿媳吴艳辉到现场拍照取证,惨遭他们的殴打,手机也被夺走,钰华派出所接警,至今也没有结果。”刘金桂称。
  
       吴艳辉随后向记者描述了遭到对方殴打的情况:“他们揪住我的头发使劲殴打我!”
  
       “王某祥恶意损毁公私财物,造成巨大损失,已经触犯《刑法》,我在2013年10月到钰华派出所报案,请求公安立案侦查。尽管我有法律依据,天津市一院作出的3个判决也都对王某祥损毁财物做出了认定,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结果。公安局就是不立案侦查,即便不立案侦查,也该给我下个《不予立案通知书》吧,我也好进行下一步!”说到这儿,刘金桂站了起来。
  
       “就这样,王某祥的胆子越来越大,对我和家人的伤害也一次比一次严重!”平静之后的刘金桂称:“我和妻子杨学芳在王某祥酒店遭到了两名蒙面人的殴打和抢劫,但报案4年了,至今依然没有什么结果。我要求调取监控录像,王怀祥声称设备坏了。为了防止坏人再次行凶,我在自己的厂区安装了监控设备,第二天,就被王某祥把电线给剪断了!”
  
       “2015年3月20日,众多媒体对我的遭遇进行了报道,27日,宝平派出所王所长打电话把我叫了过去,王宏队长对我说,分局的薛广庆局长对此事很重视,连续召开了3次会议,肯定会专门有人找我核实此事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的,我就高高兴兴地回家等。”刘金桂称:“可等了20多天,也没人找我。期间我去分局找,包括给王宏队长打电话问,都没有结果,后来我才知道,薛局长调走了,专案组就被解散了。”
  
       “你怎么知道成立了专案组?”记者问。

       “我有录音,在2015年5月12日上午,我去宝坻公安分局刑警六队倪队长的办公室,他告诉我的。”刘金桂称。
  
       刘金桂随后为者播放了录音,录音的主要内容如下:
   
       倪队长(记者未核实):您今天过来是什么意思啊?
  
       刘金桂:我过来的意思是了解了解他(王某祥)究竟应该不应该负刑事责任。
  
       “倪队长”:您是咨询还是报案。
      
       刘金桂:王宏(队长)他们找我们说过这个事,说这个事由薛局主持开了几次会了,对这个由六队的刑警结合钰华派出所对这个事进行调查。
   
       “倪队长”:我对这个事儿有粗略了解,这个事由专案组的同志进行专门的处理……分局对这个事儿很重视,分局有专门的人负责。
  
       刘金桂关掉录音说:“薛局长一调走,我找谁谁都不理我了!”
    
        手机录音 ,道破了“天机”?
  
        刘金桂称:“2013年8月2日,何东潮他们几个人到钰华派出所报案求救,反被推搡出门后,向市公安局的督察部门进行了举报,8月20日,派出所的李教导员请他到派出所进行解释,他才得知问题原来出在110指挥室!”
  
       在采访何东潮时,记者听到了这样的说法:李教导员说,他们不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是110指挥室不让。

       随后,刘金桂播放了何东潮与李教导员(记者未核实)的对话的录音。

       该录音的开头部分都是何东潮抱怨车辆被扣,到派出所报案无人管的内容。
  
       从该录音的5分30秒开始,李(“李教导员”)说了这样的话:
 
  他们(之间)这个事很乱、很复杂……工人们打110都打爆了,我们也跟110说了,110也回复了跟我们说你们慢慢解决去。强制,绝对不能强制。这不是我们派出所说的,是上面领导说的,只能做工作。
  
       “这也就是我方3年报警、报案次数逾百次,却没有结果的症结所在!”刘金桂说。
 
        《租房协议》揭示了被举报人之间的关系?
    
       “大门被堵,生产无法正常进行、个人难以回家,这可是极易酿成群体事件的紧急情况啊,可‘上面的领导’还让‘慢慢解决’,而‘绝对不能强制’,这位110指挥室的‘上面领导’为什么这样做?不就是袒护纵容王某祥吗?”刘金桂称:“这位‘上面的领导’,就是原110室韩主任(现已升任宝坻分局副局长)。”
  
       “你凭什么这样肯定?”记者问。
  
       刘金桂称:“因为他有这个权力,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与王某祥有利益关系!”
  
       “你说他们有利益关系有何证据?”记者追问。
  
       “王某祥曾长期租赁韩主任家的楼房开办酒店。”刘金桂称。
  
       “你有什么证据吗?”记者继续追问。
  
       刘金桂也不回答,递给了记者一份材料。
 
\
(刘金桂向记者提供的《租房协议》)
  
       记者一看原来是一份《租房协议》,其主要内容为甲方出租宝坻区南三路53号门脸约300平米给乙方。租金是每年2.8万元。租期为2005年6月1日至2010年5月31日。在在甲方的签名处,有手写的韩XX这3个字,在乙方的签名处,有手写的王某祥这3个字。
  
        “这个《租房协议》能证明韩XX和王某祥有利益关系吧?!”刘金桂朗声道。
   
       “这还不算完,这个每年2.8万元的租金还大有问题!”刘金桂称:“韩XX家的这套门脸房地处宝坻区的繁华地段,每年2.8万元的租金每天每平米只合0.26元左右,只是正常价格的四分之一,这不合行情!当时这里好一点的仓库的出租价格都达到了每天每平米0.5元!”刘金桂称:“2005年宝坻区门脸房平均价是每天每平米1元左右,因此这300平米房子每年的租金不应该低于10万元才正常!”
  
       “价格高低,是人家租赁双方的事情,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吗?”迷惑不解的记者问。
  
       “问题大了去了,我由此甚至可以推定韩XX与王某祥不只是租赁关系,很有可能是合伙关系,否则怎么可能每年至少10万元的租金他只要2.8万元,请你给我找出一个合乎情理的解释?”刘金桂称:“因此,尽管王某祥饭店的员工经常与顾客打架甚至伤人的事件时有发生,但从来都未受到过法律的惩处!因此,不管我方受到多大伤害,都快把110打爆炸了,也没人搭理我们!”
  
       “可《租房协议》的截止日是2010年5月31日,而你方报警是在2013年之后,韩XX和王某祥已经没有租赁关系啦?”记者说。
   
       “2015年3月20日,媒体报道我的遭遇后这房子才转租他人!”刘金桂称:“我说的够清楚了吧!”?
   
       王某祥:刘金桂所反映的都是假的
 
        2016年2月29日,记者对王某祥进行了电话采访。
 
       他告诉记者,他与刘金桂矛盾的起因,是刘金桂看他生意红火,想把每年35万元的租金,涨到80万元,他没有同意。于是,刘金桂采用各种手段,以达到终止合同的目的。
  
       对于刘金桂反映的“王某祥放水毁楼”的说法,王某祥予以否认,他说,水是刘金桂放的,是刘为了达到让他把花费六七百万元装修的饭店交出来的目的放的。
  
       对于刘金桂所反映的“王某祥在楼内养鸭、养猪”的说法,王某祥也予以否认,他甚至气愤地说,那是胡说八道。
 
       王某祥还告诉记者,他在2013年6月10日停业后,就把房子交给刘金桂了,自己不存在破坏行为,自己知道破坏房子是违法的。
   
       宝坻公安分局:刘金桂反映的问题均不属实
 
  就刘金桂对宝坻公安分局的投诉,记者列出了《采访提纲》,并于2016年2月1日,来到了宝坻公安分局,将该《采访提纲》交给了研究宣传科杨姓工作人员。
 
  宝地公安分局后来复函称,《采访提纲》中刘金桂所反映的内容均不属实。
 
  对于刘金桂反映的在2013年6月至9月间,王某祥故意对其办公室进行严重破坏,造成重大损失,多次报警后,都被拒绝受理的问题,宝地公安分局在复函中称:二人存在租赁关系,矛盾属于民事纠纷,告知其到法院诉讼解决。后刘金桂反映整个楼顶防水层被破坏,造成刘金桂自用的房屋受损,因不排除故意损毁财物的情况,钰华派出所在刘金桂报案的当天,对此案进行受理,并找到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调查取证,同时按照程序规定委托区物价部门对刘金桂物品损毁情况进行鉴定。
 
  对于刘金桂反映的薛广庆局长对此事很重视,成立专案组,专案组连报案人都没找,就离奇解散了的问题,宝坻公安分局称,不存在刘金桂反映的成立专案组的情况。
 
  对于刘金桂反映的报警次数超110,是110指挥中心把案子给压住了,时任指挥中心主任的韩副分局长插手警情处理的问题,宝坻公安分局称,经查,数月间,刘金桂报警40余次,绝大部分都是重复报警,还有民警已在现场的情况下,仍然打110的情况,这与刘金桂所称的报警次数严重不符,而且报警均由市局指挥中心转警,每次系统都有详细记载。且分局有着严格的接处警程序,不存在110指挥中心压案和时任指挥室主任的韩副分局长插手警情处理的情况。
 
  至于刘金桂反映的因王某祥曾长期租赁韩主任妻子名下楼房开办酒店,他与原110指挥室主任、现宝坻公安分局韩副局长有利益关系的问题,宝坻公安分局称,首先,王某祥租赁的房屋所有人为韩局长,并不在其妻子名下,王某祥与韩局长确实存在租赁关系,至于利益关系,经我单位纪检部门核查,不存在此情况。
 
        学者观点:触犯《刑法》,就该立案查办
 
  北京青年学者朱毅,就刘金桂的投诉发表了他的观点。

  刘金桂所反映的“王某祥两次强行封堵大门”的情况如属实,王某祥就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公安机关就应予立案查办;如刘金桂所反映的“王怀祥对刘金桂楼房拆毁、放水淹、打砸,造成巨额损失的情况属实,就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关于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的相关规定,公安机关就应予立案追诉;如刘金桂所反映的“王某祥试图通过他人传话,迫使刘金桂屈服,从而达到索要金钱的目的,却因刘金桂未屈服而使其目的未遂”情况属实,王某祥就涉嫌敲诈勒索未遂罪,公安机关就应当立案查办。

  截稿前,刘金桂给记者打来电话称,大楼被破坏的问题迟迟不能解决,不仅给自己带来重大损失,也影响了市政建设,政府修路要征占大楼,但问题不解决,根本就谈不到拆迁。

  对于这起办公楼被毁及原人大代表实名举报事件的走向,记者将保持关注。
 
《法律与生活》  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