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律角度看斑马线 - 对话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对话 >

从法律角度看斑马线

 

从法律角度看斑马线

 

本刊记者/何照新 史琳玉 特约撰稿/钱宏祥 盛梦莹
 

  “法治是一种许诺,‘走在斑马线上是安全的’。可是,若不能真诚落实法治,斑马线将成为死亡线,死因则是对制度的信赖。”这段来自《斑马线上的中国》一书中的话,道出了斑马线内在的法治含义。《法律与生活》法律角度讲述踩在您脚下的斑马线。

  在我国,发生在斑马线上的车祸并不少见。悲剧之后,斑马线是保护线还是死亡线的拷问却不能阻止下一个悲剧的发生。

  如果每一名司机都对斑马线不以为然,且将“不造成行人伤亡,就可以与行人争抢斑马线”当成司空见惯的事情,那么,斑马线成为死亡线将可能是每个人遭遇的宿命。

  2015年9月,中国斑马线行政诉讼第一案审结。它向世人宣告,处于强势地位的机动车在途经人行横道遇行人通过时应当主动停车让行,而不应利用自己的强势迫使行人停步让行。这既是法律的明确规定,也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内在要求。

  其实,驾驶者与行人争夺路权自古有之。古罗马为了保障交通安全,设计了跳石,它是斑马线的最初形态。随着技术进步和时代发展,英国从贝利沙灯到行人智能信号系统,为这条黑白线保驾护航;而在瑞典、美国,机动车礼让行人的法治理念早已深入人心。

  各国对斑马线的法律规定,都基于一个共识——斑马线规则,是强者对弱者的法律温情。斑马线之殇

  2009年5月7日 浙江省杭州市发生一起改装三菱车因超速驾驶闯斑马线撞死无辜路人的事件。据统计,2006年1~10月,浙江省有近20人在过斑马线时遭遇车祸死亡、100多人受伤。

  2010年1月3日 海南省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公交车在斑马线上撞飞6人。该省在短短10天内发生3起斑马线事故,导致4人死亡;而在此前3年时间里,有79人倒在斑马线上,其中10人死亡。

  2014年7月11日 四川省一名司机驾车在斑马线上不礼让行人,致人死亡,后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该名司机有期徒刑。

  2015年10月15日 陕西省西安市,一名5岁女孩目睹爷爷在斑马线上被两辆追尾公交车夹在中间而身亡。

  2015年10月21日 南昌市公安交通管理局提供的关于近两年来公布的交通事故案例显示,一年内曾有186名行人在斑马线上被机动车辆撞伤,有3人死亡。

  1中国斑马线行政诉讼第一案

  在没有红绿灯的斑马线上,行驶中的机动车遇到正在通过斑马线的行人,是人让车,还是车让人?在现实生活中,这成为一个模棱两可的问题。2015年9月16日,浙江省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的全国首例斑马线行政诉讼案为这个问题画上了句号。这项判决宣告——行人通过斑马线时,机动车必须停车礼让。这是因为,如果人们对斑马线熟视无睹,那么,伤害将可能会与每一位行人不期而遇。

  斑马线上的罚单

  2015年1月31日

  浙江省海盐县一名80后小伙儿贝键锋驾驶车辆到海宁市去办事。下午近2点时,当贝键锋车行至一处没有红绿灯的人行横道路口时,有一名行人在路口中央欲跑又停、欲走又站。面对眼前的景象,贝键锋在减速慢行的瞬间判断出行人的举动,进而将刹车转换成油门,顺利通过此处的斑马线。

  恰巧在这一天,浙江省嘉兴市海宁市交警针对机动车司机在经过斑马线时不知礼让等问题,专门部署了集中整治行动。为此,交警在距离这段没有红绿灯的斑马线附近安排了现场执法人员布控。据此,贝键锋刚过斑马线时,便被交警拦截下来。

  执法交警向贝键锋敬礼后,告知他没有在斑马线上礼让行人,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给予其罚款100元,并记3分的处罚。

  贝键锋当即提出质疑,他表示自己在经过斑马线时已经减速慢行,看到行人停步后才将车开过去,并没有与行人抢行。因而,他拒绝在交警开出的处罚决定书上签字,并要求查看执法记录视频。

  交警应允了贝键锋的请求,调出执法记录视频。在视频中,贝键锋看到由于当时车流、人流量较大,视频中经过斑马线的车辆并没有被拍到具体的车牌号码,不能确认这辆车就是贝键锋的车。

  见此情景,贝键锋质问交警,如何证明是他的车经过斑马线时没有礼让行人。

  见对方没有回复,贝键锋接着说:“即使拍到的是我的车,我的车前后均有车辆在行驶,行人也已经停在斑马线上主动避让车辆。机动车停车让行的前提是行人正在通过斑马线。倘若行人已经停下来主动让行机动车,则机动车可以先行通过,不能机械地将法律条文理解为只要斑马线上有人,机动车就必须停下来让行人先行。这种处罚是对法律的歪曲理解和适用。”

  面对贝键锋的辩解,交警告知他有申请行政复议和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2015年2月13日,贝键锋向浙江省嘉兴市海宁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3月27日,海宁市政府作出复议决定书,维持了交警大队对贝键锋的处罚决定。

  “应当”即“必须”

  2015年4月14日

  贝键锋对于海宁市政府做出的复议决定不满,他以海宁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处罚决定书适用法律不当、应当予以撤销为由,向浙江省嘉兴市海宁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对方公开赔礼道歉并承担相关诉讼费用。

  5月19日

  海宁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贝键锋起诉称,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47条规定,“机动车行经人行横道时,应当减速行驶;遇行人正在通过人行横道,应当停车让行”。而交警提供视频上的车辆通过人行横道时,已经在减速慢行避让行人了,但行人已经停在了人行横道上,所以车辆通过没有违法。法律规定,机动车遇行人正在通过人行横道应当停车让行,而不是必须停车让行,减速慢行也属于礼让行人的范畴。

  海宁市交警大队则辩称,事发当天,贝键锋驾驶汽车沿海宁市西山路由东向西行驶时,遇行人正由南向北通过人行横道,未停车让行。交警当场截停贝键锋驾驶的汽车并核实了驾驶员身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47条规定的“应当”即“必须”,当行人在斑马线上时,机动车必须停下来让行人优先通过,以保护行人的生命权和健康权。因而,交警大队做出的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法院应驳回贝键锋的诉讼请求。

  海宁市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根据当时事发视频来看,贝键锋在经过斑马线之前,行人已经进入斑马线,并且正在通行。

  行人是在看到贝键锋的汽车之后做出了避让行为。这个行为是行人保护个人人身安全的行为,而不是停顿。所以,贝键锋的缓速通行不能作为礼让行人的行为。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47条第一款规定:机动车行经人行横道时,应当减速行驶;遇行人正在通过人行横道,应当停车让行。该规定中,“应当”即“必须”。当行人以通过为目的行走在人行横道上时,就应当认定为正在通过;即使中途有停顿,也应当认定为正在通过。若该汽车于此时不停车直接通过人行横道,将会给行人的人身安全造成现实的威胁。

  不可硬闯的斑马线

  2015年6月21日

  浙江省嘉兴市海宁市人民法院作出驳回贝键锋诉讼请求的一审判决。贝键锋不服一审判决,向浙江省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贝键锋上诉称,公路上车辆和行人应是一个良性互动的过程。原判决对法条理解为只要行人在人行横道上,车辆就必须“停车让行”,是对法条的曲解,势必造成交通的混乱和堵塞。关于“礼让”两个字,应该理解为车辆与行人之间“互相的礼让”,就是说“可以车辆礼让行人,也可以行人礼让车辆”。

  8月5日

  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围绕“涉嫌违法车辆是不是贝键锋的”、“如果是又是否属法定停车礼让情形”两个争议焦点,庭审陷入焦灼状态。

  针对贝键锋的上诉意见,海宁市交警大队辩称,本案属于现场执法,案发路口交警看到上诉人贝键锋的车辆违法之后,立即通过对讲设备告知前方路口交警进行拦截,且两个路口相距只有70~80米远,从车辆违法到被拦截没有离开交警视线。因此,违法车辆就是贝键锋所驾驶的汽车。

  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首先,从视频中可以看出,在案发时间地点只有一辆颜色、车型与涉案车辆一致的汽车,即贝键锋所驾驶的汽车。涉案车辆被拦截时交警系现场执法。由于案发路口至被拦截路口距离较近,当时,该段道路上行驶的车辆并不多,且仅有一辆与涉案车辆颜色、车型一致的汽车在由东向西行驶,海宁交警大队称涉嫌违法车辆未离开过执法交警的视线具有合理性及现实可能性。

  贝键锋在被拦截后与交警的对话中,并未否认涉嫌违法的车辆就是自己所驾驶的汽车,而且称“他正好停下来了,我开了。他在走,我肯定会让了”,证明上诉人贝键锋已经承认涉嫌违法的车辆就是自己所驾驶的汽车。

  贝键锋在上诉状中称:“上诉人在此期间也做到了减速慢行。”可见,贝键锋对涉嫌违法的车辆即是其所驾驶的汽车已经作了自认。

  其次,人行横道线是行车道上专供行人横过的通道,是法律为行人横过道路时设置的保护线。在没有设置红绿灯的道路路口,行人有从人行横道线上优先通过的权利。机动车作为一种快速交通运输工具,在道路上行驶具有高度危险性,与行人相比其处于强势地位。因此,必须对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时给予一定的权利限制,以保护行人。

  至于认定行人是否“正在通过人行横道”,应当以特定时间段内行人的一系列连续行为为标准,而不能以某个时间点行人的某个特定动作为标准,特别是该特定动作不是行人在自由状态下自由地做出,而是在外部的强力原因迫使其不得不做出的情况下做出。

  通过视频证据可以发现,此案案发时,行人以较快的步频走上人行横道线,并以较快的速度接近案发路口的中央位置;当看到贝键锋驾驶车辆朝自己行走的方向驶来时,行人放慢了脚步,以确认贝键锋所驾车辆是否停下来,但其并没有停止脚步;当看到贝键锋所驾车辆没有明显减速且没有停下来的趋势时,行人才为了自身的安全不得不停下脚步。

  如果此时贝键锋的车辆有明显减速并停止行驶,则行人肯定会连续不停止地通过路口。可见,在案发时间段内,行人的一系列连续行为充分说明行人“正在通过人行横道”。行人在通过人行横道过程中停下脚步的直接原因不是贝键锋所称的示意车辆通过,而是基于自身安全考虑而采取的自我保护行为。

  2015年9月16日

  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全国首例“斑马线之罚”引起的行政诉讼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审判长樊钢剑法官在宣判时强调,机动车和行人穿过没有设置红绿灯的道路路口属于一个互动的过程,任何一方都无法事先准确判断对方是否会停止让行。因此,处于强势地位的机动车在途经人行横道遇行人通过时应当主动停车让行,而不应利用自己的强势迫使行人停步让行。这既是法律的明确规定,也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内在要求。《法律与生活》提示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