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啦免费统计 现金网_现金网投注|【顶级信誉】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现金网

现金网

\
王惠心(左)与助理在写举报信
\
王惠心(左)向记者介绍被骗经过
\
冯理华交给王惠心的钢琴博物馆执照等文件

  本刊记者/董阎礼

  最近,山东省青岛市市民现金网王惠心、李勇进(化名)遭遇了山东省青岛市人大代表冯理华“借”走他们数以亿计巨额钱财后竟然人间蒸发的困局。

  噩梦,从第一笔借款开始

  今年46岁的王惠心见到记者时,满面愁容。短短半年的时间,她变得心力憔悴,痛苦万分。她说:“当初,我想冯理华是堂堂的青岛市人大代表,在青岛是有头有脸的场面人,我对她说的一切信以为真,没想到 被骗得这么惨。现在,我连死的心都有了。”

  2015年2月28日,中国银行青岛某支行的夏行长和冯理华一道,约王惠心吃饭。夏行长表示:“你们两位都是女强人,互相认识一下,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以后有事互相关照。”当时,王惠心对冯理华的 第一印象不错。饭局上,冯理华匆忙走出包房接了一个电话,好像很急的样子。王惠心问冯理华有什么事情。

  冯理华说:“我急需300万元,你能借给我应应急吗?我很快就会还你。”尽管两人见面还不到两个小时,但王惠心还是爽快地答应了,并于当天通过中国银行转账给冯理华300万元。冯理华收到钱后,给王 惠心写了一张欠条。

  令王惠心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这场噩梦由此拉开了帷幕。

  没过几天,冯理华主动找到王惠心,提出再次借款150万元。这一次,“冯理华说要还银行利息”,并信誓旦旦地保证,“过十天八天的,把两笔借款一起还”。

  王惠心再次将150万元借给了冯理华。这次,她把钱通过建设银行转账到冯理华的儿子冯昱诚的账户内。

  转眼间到了3月27日,由于冯理华没有还款的意思,王惠心有些着急,主动找到冯理华要求其还款。冯理华两手一摊,说:“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我的钱都投入青岛市山东路上中央商务区写字楼上了。如果你同 意,我就用这个楼还你的钱吧。”

  听了这话,王惠心表示同意,但她提出要查看这栋写字楼的财务状况。冯理华便提供了由自己担任法人的青岛沃德至尊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德公司)的明细账目和资产评估报告。这两份文件均证明:沃德公司是一 家正常运转的公司,在银行有3.7亿元贷款(债务),同时,还有3.44亿元应收账款(债权),写字楼本身的价值约合1.2亿元,冯理华欠外债工程款约9000万元。

  现金网王惠心与冯理华商定,由王惠心出资5亿元,购买冯理华在沃德公司所持有的全部股权。

  王惠心委托财务人员到土地、工商等部门质调,发现该项目正常运营,并无其他的抵押与查封情况。于是,王惠心在2015年4月13日发行的青岛《财经日报》上刊发了《股权转让公告》,内容如下:沃德公司于2015年3 月27日决定进行股权转让。经股东决定,凡涉及我公司债权债务(包括抵押、担保)的单位或个人,自本公告刊登之日起45日内持有关证明材料前往青岛市崂山区香港东路397号,向我公司申报债权债务,逾期后果自负。

  公告发表后,王惠心按照约定替冯理华偿还了银行贷款3.7亿元,替冯理华偿还工程款约9000万元,又付给冯理华的儿子冯昱诚人民币5000万元(打入个人账户)。王惠心支付的钱款比合同约定的数字多出了1000万元。 此后,王惠心彻底掉进了冯理华的陷阱。

  被骗,陷入困局的被害人

  2015年4月16日,王惠心约冯理华到山东省青岛市市北区工商局办理变更手续。但是,王惠心发现,沃德公司的股权已经被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4月7日查封,理由是冯理华和其子冯昱诚曾与王克峰签订了还款 协议书。在这种情况下,沃德公司的变更手续无法办理。

  这不是恶意隐瞒吗?真金白银地付出5亿多元巨款后,却无法办理过户手续,令王惠心十分意外和气愤。冯理华对王惠心说:“你再出5000万元作为诉讼保证金,先把沃德公司的股权变更完,我会以人大代表的身 份在一个月之内把王克峰的恶意诉讼解除。如果一个月内解除不了,你给法院的5000万元就作为青岛市崂山区香港东路397号43号楼的购房款。”

  无奈之下,王惠心只好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供了3000万元的存款单和2000万元的银行卡。在法院查封过程中,冯理华要求王惠心先封存3000万元给法院,然后将沃德公司的股权全部转给王惠心,剩余的2000万元直 接转给冯理华还债。冯理华承诺,法院把青岛市李沧区京口路100号甲土地进行评估后,如果还需要查封,款项由冯理华、冯昱诚承担。王惠心与冯理华签订了青岛市崂山区香港东路397号43号楼的房屋买卖合同。冯理华要求 王惠心出资7211万元,王惠心足额支付了这笔购房款。冯理华书面保证说:“已如实向王惠心说明欠款人的情况,王惠心已支付7211万元购房款,再无其他与该房屋关联的事宜。”可事后王惠心发现,这个房屋根 本过不了户,因为冯理华还欠青岛市农村商业银行6900万元,还有额外查封的1.5亿元借贷纠纷。也就是说,王惠心支付了购买房屋的全额款项,却没有得到该房屋过户的权利。

  沃德公司的股权转让后,在公司的交接过程中,王惠心发现,沃德公司没有贷款卡,冯理华的解释是“卡丢了”。但很快有证据证明,冯理华在恶意隐瞒曾经贷款的事实。

  坐落在青岛的河北银行负责人找到王惠心,说沃德公司曾在河北银行有700万元的贷款担保,要求王惠心还款。王惠心不得不安排她的助理卜庆胜把债务接了过来。

  这还不算,2015年6月,又有一位叫刘学蕾的债权人找到王惠心。刘学蕾说:“冯理华与她的儿子冯昱诚曾向我借款6433万元,用沃德公司做担保。现在,沃德公司转到你的名下,你得还钱。”

  王惠心找冯理华理论,认为自己不该偿还这笔冤枉款。

  冯理华说:“你如果替我写一个还款承诺书,我就将青岛市崂山区东海东路69号29号楼的房产和青岛钢琴博物馆及名下的钢琴、玉石、家具等所有资产抵偿给你,并无条件办理过户手续。”

  无奈之下,2015年6月30日,王惠心写下了还款承诺书。

  冯理华的儿子冯昱诚将坐落在青岛市崂山区香港东路397号的青岛钢琴博物馆抵偿给了债权人王惠心(作价6433万元),并将公司的工商执照、组织机构代码等所有文件交给了王惠心。按照约定,冯理华应该配合王惠心 到相关部门办理房屋过户手续。但是,冯理华与冯昱诚自此玩起了人间蒸发: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彻底失联了。

  失联后,冯理华与冯昱诚竟然玩起了“一女二嫁”。2015年8月初,冯理华又变戏法似的将青岛市钢琴博物馆和青岛市崂山区东海东路69号29号楼的房屋租给了他人。

  2015年8月17日下午,20余名手持砍刀等凶器的歹徒驾驶近10辆轿车冲进山东省青岛市钢琴博物馆,跳墙并砸开大门后,威胁王惠心等受害人“都不要动,谁动,就灭了谁”。之后,这伙歹徒在光天化日之 下抢走了博物馆内的高档玉器、红木家具,并用大型面包车运走。当歹徒们扬长而去后,王惠心拨打了110报警电话,警方以“民事纠纷”处理此案。

  随后,现金网再次来抢夺钢琴博物馆内的财物,并且恐吓王惠心等人,“再敢报警,花300万元要你的命”。受害人噤若寒蝉,任凭他们抢夺财物后强行霸占了博物馆。

  王惠心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法院现在查封了我的楼,因为冯理华曾用此楼担保贷款2.98亿元。如果我再出2.98亿元,就等于支付了8亿元购买了一座烂尾楼。这还不算完,如果此楼达到预售标准,至少还要再投 入7000万元。当初,冯理华让我向法院交了5000万元的诉讼保证金,其中2000万元是替冯理华还债。现在,法院又查封了我的2000万元,这使我陷入了巨大的困局,无力回天。后来,我去公安局报案,向中央、省、市等有关 部门举报冯理华。”

  疑惑,案件何时立案

  其实,王惠心只是冯理华行骗的受害人之一。被冯理华欺骗的人不在少数。

  李勇进(化名)也是受害人。今年43岁的李勇进是在2014年认识冯理华的。认识后不久,冯理华就向他借钱,说自己的项目因缺乏资金被困住,急需用钱,并答应支付每月2分的利息。李勇进在金融部门工作,平时很是 谨慎,但考虑到冯理华是青岛市人大代表,肯定不会有问题。于是,李勇进从自己的妹夫、哥哥处凑了280万元拱手交给了冯理华。这笔钱如同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冯理华一次利息都没有给过李勇进。前些日子,李勇进给 冯理华打电话,冯理华不接;他发信息给冯理华,冯理华回复说没钱还债。现在,冯理华仍不接电话、不回短信。李勇进每月自己借钱给妹夫、哥哥发利息,欲哭无泪。

  2015年9月20日,记者在青岛市见到了李勇进。李勇进因焦急上火长了一脸疙瘩,目光有些呆滞,满脸愁容。他说,有时没办法就用信用卡透支还钱,自己是一个小小的职员,每月才几千元工资,真不知道怎么才能还 上这笔钱。

  与李勇进相比,受害人杨飞红更惨。杨飞红(化名)起早贪黑地辛苦经营自己的企业,省吃俭用地将6000多万元积蓄全部借给了冯理华。当初,杨飞红也曾犹豫过。但冯理华说:“我堂堂一个青岛市人大代表,还 能欠你这点儿钱?”话虽是这样说的,但杨飞红将钱汇出后,冯理华就没了音信。最初,杨飞红发信息给冯理华,冯理华还偶尔回复,但她拒绝还钱。冯理华说自己没钱,也不敢见面,害怕有人要杀自己。现在,冯理华 是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了。

  采访中,受骗最深的王惠心表示,自己多年经商,诚实守信,从未被骗过。这次之所以被骗得这么惨,是因为相信了那个所谓的虚假评估报告。当真相大白时,王惠心找到出具虚假评估报告的青岛振元资产评估公司, 询问对方“为何做假评估”时,评估公司的负责人说:“这都是按照冯理华的要求做的,当初我们也不愿意造假,但冯理华说,这是市里领导的意思。”

  王惠心对记者倾诉了肺腑之言:“我与冯理华在半年之内交易了三笔生意,没有一笔是干干净净的,都存在欺骗和陷阱。但我已经陷进来了,只能任她宰割。我真不敢相信,这样的人怎么能当上青岛市人大代表 呢?”

  现金网上述三名被害人受骗的方式类似。冯理华用已经负债累累的公司向社会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进行诈骗,数额高达数亿元,受害人数达几十人。但是,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冯理华一直自由自在地逍遥法外。据知情人 士透露,公安机关在多次接到报案后也想立案侦查,但由于冯理华的人大代表身份,目前还没有正式立案。

  现在,冯理华选择藏匿,致使众多受害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又无可奈何。他们开始四处维权。

  2015年9月21日上午,记者来到青岛市市北区经济犯罪侦查一大队找到大队长了解情况。恰巧,王惠心派下属的郭新强来要报案材料。一位庞姓警官对郭说:“案件还在调查阶段,你们如果把报案材料取回,等于 是撤案了。”郭新强说:“这么明显的犯罪问题没处理,我们肯定不会撤案。”

  记者又来到青岛市人大秘书处、政研室、人大任免处了解冯理华的情况。一位工作人员说:“如果有证据证明其存在违法犯罪行为,我们自然会根据相关规定,取消她的人大代表资格。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何况 现在的形势,没有人敢包庇。”

  本刊将继续关注此案的最新进展情况,并进行现金网追踪报道。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5年10月下半月期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