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例姓氏拼音纠纷案:单姓律师叫板航空公司 - 以案说法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以案说法 >

全国首例姓氏拼音纠纷案:单姓律师叫板航空公司

  本刊记者/盛学友

  中国姓氏文化博大精深。在漫长的历史演进中,许多姓氏被赋予特殊读音。由于这种特殊读音的姓氏用字多为多音字,也由于人们对传统姓氏文化了解不够,具有特殊读音的姓氏常被人们读错,拼音也常被写错,如解、单两个姓氏,不读jie和dan,而读xie和shan。这种对姓氏文化认知的错误,往往会给当事人带来很多麻烦和精神上的痛苦。

\
单瑞峰律师向《法律与生活》记者展示相关证据

  四川的单瑞峰就是因为不堪忍受自己的姓氏拼音屡被错误标注带来的、源于宗亲血缘层面上的精神痛苦,在众多宗亲族人的支持下,站出来维护自身的姓名权,唤醒人们尊重并敬仰中国传统文化。

  登机牌上的姓氏拼音屡被标错

  1983年出生的单瑞峰是一名在四川省执业的律师。因为职业关系,他经常乘飞机穿梭于全国各地,是中国国际、四川、南方、东方、春秋等航空公司的“常客”。

  8年前,单瑞峰第一次乘飞机时,就发现登机牌上自己的姓氏“单”的拼音shan被错标为dan。当初,他以为这是偶然错误,没有在意。此后多年,他在乘机经历中发现这种现象并非偶然,“除了春秋航空公司,其他各大航空公司基本上都发生了拼写错误”。

  2010—2011年,单瑞峰发现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以下简称国航)和四川航空公司(以下简称川航)的“这个错误有点儿严重”,便在这两家航空公司官网上留言,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国航还好,很快给了我回复、表达了歉意,称是系统问题,无法修改。川航则表现冷漠,没有任何反应。”单瑞峰说。

  2015年8月23日和9月19日,单瑞峰分别乘坐川航航班号为3U8771成都至嘉峪关和航班号为3U8887成都至北京的航班时,川航为其办理的登机牌上的名字拼音均为DANRUIFENG。单瑞峰认为这其实是一个法律问题,“考虑到生活在成都,我便决定起诉川航”。

  10月23日,单瑞峰来到川航所在地的双流县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因为是立案登记制,只进行形式审查、程序审查,所以很顺利,半小时工夫,就立案了”。之后,单瑞峰检索发现,因姓氏读音标错而引发的诉讼,“我是全国第一个”。

  在诉状中,原告单瑞峰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川航在内部系统中将单姓的拼音由错误的dan改成shan、向原告支付精神损害赔偿人民币1元、因侵犯原告姓名权在成都主流媒体登报道歉、承担本案诉讼费。

  11月5日下午,《法律与生活》记者拨通川航法务部电话了解情况,接电话的一位男士介绍说:“今天下午我们才接到法院的电话通知,具体情况要和业务部门进行核实。如果确实有问题,中航信公司(中国民航信息集团公司)可以修正的话,就去修正。”因为法院尚未开庭审理,也没有看到具体材料,这位男士表示“不便说得太多”。

  当被问及索赔1元钱是否为了炒作时,单瑞峰说:“1元钱确实很少。这场官司索赔1元钱只是个象征,其真正的目的是维护一些看似很小但又很基本的个人的权利。”每个人维护自身权利的“一小步”就能推动法治社会前进“一大步”。当然,除了自身律师身份的法治考量,单瑞峰还想借这场官司找寻失落的姓氏文化,唤醒人们尊重并敬仰中国传统文化。

  获单田芳等宗亲族人支持

  对于这次“蚂蚁”对“大象”的起诉,单瑞峰表示自己的内动力来自于中华单氏宗亲联谊会。

  中华单氏宗亲联谊会起源于广东人单志超创办的一个单氏宗亲网,单志超通过QQ联系到很多宗亲。2013年,其中的一名宗亲单浩东在香港注册了中华单氏宗亲联谊会,在全国范围开始联谊和修谱单氏宗亲一族。单姓在百家姓排名第183位,“截至目前,全国有单姓宗亲83万人,平均每个省份有两三万人”。

  宗亲会设有QQ群、公众号、微信群、网站。虽然单瑞峰不是宗亲会的发起人和主要推动者,但是,作为积极的参与者,他经常利用网络为宗亲解惑答疑,提供法律帮助。而他把要与川航打一场姓名权官司的想法通过QQ群、微信群和朋友圈发出去征求大家的意见和想法时,得到了众多宗亲的响应,许多单姓宗亲发给他的将shan错标为dan的登机牌有六七十张。这些登机牌上标注的时间没有超过两年的,而且大部分是最近时间段的。

  由此可见,单氏家族成员不是个别人遭遇姓氏拼音被标错的苦恼。单瑞峰说:“我向航空公司提出意见后,竟然没有任何反应。这表明现在部分机构、企业、个人对姓氏文化的冷漠。这种冷漠,其实也是一种侮辱。”据单瑞峰介绍,他的一位在辽宁省生活的本家大哥甚至在美国留学期间,因为自己的姓氏拼音被标错,“曾经被拘留过”。

  单瑞峰认为,依据《宪法》规定,人格尊严就是一种人格权,《宪法》对人格尊严的保障就是对公民人格权的保障。因此,姓名权是一种最基本、最典型的人格权。人格权是一种私权,是受《宪法》保障的、人的一种基本权利,“从合法性保护,到合宪性保护,通过《宪法》获得权利救济,追求人的尊严与价值,应该成为人们一种自觉的行动”。

  在单氏大家族中,有十多位从事律师职业的宗亲。作为家族中的一位律师,单瑞峰决定依据《宪法》精神,大胆行使自己的权利,用实际行动依法维护自己的人格权,也为了单氏家族的尊严与价值打一场姓名权官司。他的这种想法,很快得到了包括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在内的宗亲们的大力支持。

  单瑞峰大学同学的一位朋友,名字叫解放。“解”字用于姓氏时不读jie,而读xie。解放在乘机时也经常遭遇xie被拼写成jie的问题。一次聊天时,解放对单瑞峰说:“你官司结束后,再帮我打场官司,也为我们解家正正名。”

  以“行为诉讼”唤醒尊重

\
单田芳书写的“我姓单”

  单瑞峰因姓氏读音拼写错误而起诉川航的官司被当地媒体报道后,招来了一些闲言碎语,有人认为单瑞峰是小题大做。单瑞峰却不这么认为,他说:“姓氏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重要的一个分支。法律是文化的一项内容。法律知识其实更是一种常识。不懂得常识,就会犯错,甚至犯罪。没有文化,就没有底蕴。不懂得尊重中国传统文化,就会导致道德沦丧、社会责任丧失、不遵纪守法,甚至导致贪污腐败横行。”

  姓氏是一个人家族血缘关系的标志和符号。中国姓氏起源可直溯到距今约5600年前的羲氏时期。文献记载和现存的姓氏有5600多个。姓氏以一种血缘文化的特殊形式,记录着中华民族的形成,在中华民族文化的同化和国家统一上曾起到独特的民族凝聚力作用。

  姓氏是祖先所赐,是一个人的尊严的表现,尊重姓氏便是尊重祖先和自己。被誉为“中国民间联宗修谱第一人”的南粤著名实业家邱家儒认为,推广姓氏文化不仅能唤起人们尊祖敬宗的意识,还能对全球华人起到一定的凝聚作用,“姓氏文化作为传统文化的一项,在弘扬民族文化、加强传统伦理道德的传承方面,是其他文化所无法取代的”。

  中国国际评价研究院院长、文化部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会长顾问、凤凰网首届华人讲坛最具影响力人物大奖获得者金久皓教授在接受《法律与生活》记者采访时,对单瑞峰这场官司的评价是“行为诉讼”。

  对法律、文化等领域的问题颇有研究的金久皓曾发表文章,认为姓氏文化观念的淡化是国学衰落的表现,是中华民族文化伦理衰落的表现。而单瑞峰的这场姓名权纠纷,表明了一种群体意识的觉醒。以“行为诉讼”这种方式找寻中国传统文化,“其实也是唤醒人们尊重传统文化的一个过程”。金久皓对《法律与生活》记者说:“单瑞峰坚持打这起索赔1元钱的姓氏纠纷官司,社会意义远远超过了法律事件本身。”

  2015年11月20日,双流县人民法院就单瑞峰诉川航姓氏拼音纠纷案公开审理,原告单瑞峰、被告的法务及代理律师到庭应诉。

  针对原告的诉求,被告认为其未侵权,理由是:⒈登机牌上的拼音错误是由于提供系统的中航信在设计系统时未对多音字区分导致,川航无过错;⒉原告未就此事造成精神损害提供证据证明;⒊侵害姓名权主要的形式是盗用、冒用等,未包括打印错误。被告同时举出了川航与中航信的合作协议。

  针对被告的答辩及举证,原告认为:⒈打印错误即是过错;⒉被告不尊重原告姓氏造成了原告心理不舒服等精神上的损害;⒊两者有因果关系;⒋《民法通则》第99条明确规定公民有姓名权,就意味着有要求别人正确使用、读写的权利,宪法也明确了姓名权,其最基本的就是尊重。因此,原告的主张应得到法院的支持。

  庭审后,法官当庭建议双方调解。对原告的建议是,如调解则考虑道歉方式的变更,如书面道歉、当庭道歉等;对于1元钱的主张,建议如调解考虑是否坚持。对被告的建议是,这是一个有代表性的问题,不仅单姓有这个问题,还有其他姓也有这个问题。那么,修改系统应该可行。被告应该督促中航信进行修改并与中航信商量明确修改的时间,以改变乘客姓名被打印错的情况。

  鉴于法院已提出调解建议,所以未当庭判决。

微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九条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条、第一百三十四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五条规定:对于侵犯姓名权的民事行为,可以要求“停止侵害”、“赔偿损失”、“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等。

相关案例

  案例1 吕某、张某夫妻为女儿起名“北雁云依”,在为女儿办理户口登记时被拒绝。为此,他们将公安机关告上法庭。2015年4月24日,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以“违反公序良俗”、“无其他正当理由”等为由,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了原告要求确认被告拒绝办理户口登记行为违法的诉求。

  案例2 张某的丈夫因病去世。在遗体火化后,张某领到丈夫的骨灰,但相关火化证明和收款收据上却是他人的名字。张某得知这都是因为商水县民政局有关人员雷某开具的介绍信写错所致。为此,张某将民政局和雷某告上法庭。2010年5月28日,商水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民政局赔偿原告张某精神损失10万元,被告雷某向原告张某赔礼道歉。

  案例3 黄某在向厦门市工商局申办某公司及其后的经营活动中,多次捏造原告黄某某的“股东”身份、虚构原告入股、假冒原告签名。黄某某以黄某构成对其名誉和身份双重侵犯为由将其诉至法院。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构成对原告姓名权的侵害,遂判决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失2000元,并书面赔礼道歉。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5年12月上半月期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